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文化资讯 > 正文

邵文杰作品:我与铁路一同走过

编辑:邵文杰 张燕 录入:qry 来源:本站原创 2014-10-10 18:12:20 

    开栏的话 铁路是大众化的交通工具,是社会的窗口。在当今社会里,人们的工作、生活往往会与铁路发生许多联系。作为社会精英和活跃分子的文化人,更是如此。本版开辟《文化人的铁路记忆》栏目,旨在通过文化人的铁路体验,展示铁路与文化的双重魅力,唤起更多读者对铁路的美好回忆和真挚情感。栏目开篇作者邵文杰,曾当过10年跑铁路的记者,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文笔优美、感情质朴,文章值得一读。欢迎与铁路有缘的文化人来稿,为铁路文化注入新的活力。

    我是一个木讷而自卑的人。小时候,在河南乡下长大,幼年失怙而家贫,与母亲依靠二亩薄田为生。因为自卑,说话就有些口吃;因为口吃,胸中有许多想法就想用文字表达出来。1987年,刚刚16岁的我,一篇 《陈州湖唱晚》,获当年的河南省中学生作文比赛第一名,而后获得全国中学生作文比赛一等奖,翌年被南开大学中文系免试录取。
我就读的那所乡村中学,教室的窗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原野,校园门前有一条小河日夜流淌着幽微的歌谣,颇有 “万亩苍烟秋放鹤,一帘凉月夜横琴”的况味。地理课上,当讲到 “铁路”一节时,老师问道: “有哪位同学坐过火车?”竟然一片沉寂。老师又问: “有哪位同学的亲友坐过火车?”还是无人回答。老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老师也没有见过火车。”
    火车,这两个字眼,从那时候起,在我年少的心中划了一道深深的印痕。1992年7月,南开大学毕业后,我供职于光明日报社,1996年的某一天,开始跨入了铁路新闻报道队伍,从此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我的青春岁月里,一次又一次,我开始频频出入位于北京市复兴路10号的铁道部;一次又一次,我奔波在万里铁道线上。小站、工区、货场……有铁路的地方,就是我采访的目的地。铁路,成了我一种缠绵而圣洁的牵挂;在遥远的青藏高原,我为青藏铁路建设者的奉献精神曾经泪落如雨。古人感叹, “人不痴狂枉少年”,我深表同意。在那充满光荣与梦想的青春岁月里,我从事铁路新闻报道,就没有不痴狂的理由。
    了解愈多,相知愈深,我对铁路的认识也从感性而至理性。在我的心目中,中国铁路早已不仅仅是两根长长的钢轨与轰鸣的机车组成的简单图案。
    岁月不居,时序更迭。当新世纪的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上洒向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时,中国铁路也开始迎来了新的曙光。
    躬逢盛世,高歌以咏,擘画未来,壮志凌云。随着铁路建设的加快推进,随着新一轮铁路建设高潮的到来,我的足迹也踏遍了祖国的千山万水。从雪域高原到东海之滨,从白山黑水到椰风海岛,我为铁路的发展而欢欣鼓舞,我用自己手中的笔,抒写着铁路改革发展的和谐颂歌。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国务院描绘的铁路发展蓝图:“十一五”我国铁路将建设新线19800公里,其中客运专线9800公里,到201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9.5万公里,复线和电气化比例分别达到45%以上。这一快速客运网络,将能够辐射我国70%的50万以上人口城市。覆盖人口达到7亿多,满足人民快速便捷出行的要求。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我有理由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一票难求”将成为一个历史名词,春运的列车也将真正成为开往繁华春天的和谐列车;和谐铁路,必将惠及亿万群众,让人民共享发展成果。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谢欲荼蘼,一片月明如水。想起那一年,北方的春天还停留在路上,一涌一涌的想涉江采芙蓉,我的采访包上映射着清凉的明月,照着青春正当年的我去采访。我抬头听风,花朵在远方欢笑。在万里铁道线上,有万里河山的遥远,我要马不停蹄地赶上这个春天,去采得这一枝春欲放。
    再回首,往事如烟。2007年的这个冬天,当我正在编辑出版我的铁路新闻作品集 《大道通天》之时,那些铁路工作者仿佛从我的笔下走出,他们如风一般的神秘,不着痕迹,一条铁道便从他们手中绘出,他们在最完美的时候讲着他们最完美的故事。常常,我正听得浮想联翩,故事已讲完了,他们挥挥衣袖,飘然而去,洒脱的背影划过一道绚烂的虹,然后出现在远方的另一条铁路线的建设中。他们的那一段最璀璨的年华,生如夏花,只有盛开,我想,若能这样地活过一回,多好。正是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段段生动的记忆、一次次深切的感动,让我即将过去的青春年华如此温暖而厚重。
    “上车来,我载你一段路!”一句温暖的话出自铁路建设者的口中,温暖了一颗党的新闻工作者的心。在大雪漫天的严寒中采访,铁路建设者的话语像一杯温热香醇的酒,就此温暖了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情怀。
    我想,那时候的我一定微笑着。多好啊,我们可以在一起畅谈,在一起喝酒,然后,奔赴各自的使命;然后,在某一个地方再次相聚,也许那还是一个雪天,大雪纷纷扬扬的,落在我们的头发上、酒碗里,落在开得正艳的梅花上。多好啊!“朋友一生一起走……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青春岁月只有一次,就这一次。有意义的事情就要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就躲得远远的。追求有意义的生活,为事业奋斗着,拼搏着。丰功伟绩、建功立业是一辈子,有意义吗?有。采访小人物,做个不知名的小记者也是一辈子,有意义吗?有。
    在新闻采写的过程中,很多时候,新闻素材都需要一双慧眼,才能看出它钻石般闪耀的光芒。否则,在不懂珍惜的人眼里,都只是一颗普通的石头。一篇优秀稿件的时效取决于进度,进度取决于质量,稿件要紧扣主题,抓住亮点和特点,新闻事例要越具体越好,并且要有大容量,力求文笔鲜活、简洁明快。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我体会 “文笔鲜活、简洁明快”不是缺少哪个环节都行,写得好的 “简洁明快”,新闻五个“W”功能一点都不能减弱,甚至要更强。这需要功夫。女孩子的小衬衫只露一点肚脐和两指宽的胸脯,也是旖旎无限的唯美,需要裁缝有更好的手艺。我从小就知道中华文明博大精深,从古数到今,唐诗宋词元曲。新闻作品要写得好,不仅仅要求记者采访要深入,记者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同时还要求记者要刻苦用功,好像大匠制器、大师作诗, “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好稿件要出彩儿,出灵气,文字应如古典的小令,明快、婉转、悠扬;一如青山的明媚,有碧水的柔波,还有魏晋谢家的风骨。或许穷尽一生也无法抵达这种境界,但我可以调整心态。崇尚这种境界的过程,也应该是一种进步吧。

    该不该把眼泪聚成弯弯的小河流,把铁路唱作歌?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注定存在着这样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时间永远亘古不变,无论是十年,还是更多,现在想来似乎是一样的漫长或一样的短暂。
    我可以清楚地回忆起当初采访铁路工作者的一颦一笑,却再也翻不回昨天的篇章,这才是真正的没有任何修改余地的一锤定音。十余年前一转头,涛声依旧;陪君醉饮三千场,不诉离殇。时光。年华。纪念。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始终相信童话太美好的结果,在这样一个飘雪的季节,我总会想起你们,我总会错觉我们从未别离,时光只是静静走过,你们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你们无私的奉献精神,让每一个采访过你们的记者都幻化成唐朝的诗仙。
    铁路工作者作为一个整体,在我的心目中,高贵得仿如一株银杉,挺拔、爽朗、不枝不蔓。它是出众的,却不因出众而显赫;它是脱俗的,却不因脱俗而远离炎凉。每个角度里,它都是独立的同时又是根植于脚下这块土地上的,在风雨中沧桑并且越来越坚定的那一株。
    人淡淡,水茫茫,千里,万里,千万里,江水汤汤,一路歌唱。一个词句便是一条铁路,一个回眸就是一个工程。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某个月朗星稀的子夜时分,我想起了 《青藏高原》那首歌,我们一起向青藏高原走来,我们一起在青藏高原走过。那无数个月华清冷的寒夜,在青藏高原严重缺氧的生命禁区里,采访你们生死无悔的故事,我自己又何尝不是用无悔的青春,谛写了那一瞬间的永恒与优美?
回首与铁路一起走过的日子,那些精彩的故事和那些熟悉的面容已渐行渐远,只是偶尔会想起某人的微笑。铁路建设的大幕在他们手中华丽地落下和拉开,一切只剩我这本走遍万水千山写就的文字,来纪念一场场铁路建设的盛宴。大把的青春是光鲜的、光滑的,大把的日子是光泽的、光华的。仿佛每天都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心里饱满得永远都像十五的月亮。
    时光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现在,我站在青春的尾巴上,胡子越长越长,而这个世界留给我的时间却越来越短。每次看到聪颖可爱的小女儿星星般明亮的双眸,看到她像春天的笋芽一样,正一天天长成青青的翠竹,我感触到生命正在她那里延续,我真心祈祷她未来的天空美好而晴朗。
    写了上面一大堆文字,只是为了纪念,纪念曾经与铁路一同走过的日子,纪念我渐行渐远的青春年华。青春是道明媚的忧伤,大道中庸,一路逶迤,一路阳光。这种美丽而忧伤的感觉,仿佛回忆起当年的初恋情人,从你后面在轻轻抱着你,一如山岗上那轮静静的明月。

   邵文杰简介
    邵文杰,1971年3月出生,八十年代中期中学生校园诗人中的杰出代表人物,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现为光明日报高级编辑,《书摘》杂志社社长、主编。
    1987年10月,邵文杰凭《陈州湖唱晚》一文荣获河南省人民广播电台、河南省教委和《教育时报》社联合举办的“1987年河南省中学生作文比赛”第一名,三次获全国作文比赛一等奖。1988年被南开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免试破格录取,获当年度南开大学最高奖学金——南开大学新生奖学金,任南开大学团委机关刊物《南开人》杂志执行主编。
    1992年7月南开大学毕业后,即供职于光明日报社从事新闻工作,并于2004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4年获第四届中国新闻奖,2004年、2006年、2007年分获“全国农业好新闻”一等奖,2005年“全国农业好新闻”二等奖,数次获光明日报社评年度好新闻奖、年度好版面一等奖,2006年11月,获“百度贴吧周刊第一届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六上青藏高原采访,出版有新闻作品集《大道通天》(2007年,中国铁道出版社)。2010年被上海世博局授予2010年上海世博会先进个人。
    2013年1月,光明日报编委会决定,授予邵文杰同志总编辑奖。在邵文杰的带领下,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书摘》杂志发行量与2012年同期相比增长277%。 
    2013年4月,《书摘》杂志进入“中国邮政发行畅销报刊”品牌行列,成为2013年度全国畅销报刊发行市场50强之一,排名为第23位;2013年8月,《书摘》杂志被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确定入选“2014年度中国畅销报刊发行市场100强”;2013年9月,在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期刊协会、人民网联合举办的“全国年度最受读者欢迎的50种期刊”评选活动中,《书摘》杂志进入“全国年度最受读者欢迎的50种期刊”第28名,2013年11月,《书摘》被解放军总政治部列入全军2014年度选订类杂志目录。在选摘稿件上,《书摘》杂志围绕“知识改变世界、文化创造中国”的理念,让文化更有温度,用文化温暖世界。2013年12月,邵文杰被光明日报社新闻专业高级职务评委会评定为高级编辑。2014年9月,《书摘》杂志被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确定入选“2015年度中国畅销报刊发行市场100强。

    (本文原载于2014年7月4日《人民铁道报》)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