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小学语文 > 教研 > 正文

摒弃“琐问”陋习,叩开“精准”之门

——课堂提问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

作者:钟吉平 录入:cqq 来源:《语文报·教师版》小学总第337期 2019-01-09 14:00:58 

很多教学设计中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教学《匆匆》时,教师提出 “从这些句子中,我们想象到了什么?作者当时是什么样的感受?”;教学《桃花心木》时,提出 “对于作者的疑问,种树人是怎么回答的,或者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种树人这样种树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教学《北京的春节》时,提出“老北京过春节和我们现在过春节有什么不同?拜年的方式一样吗?”等。

以上问题,笔者认为多多少少存在着一些不足。

一、问题过高

朱自清写《匆匆》时二十多岁,他当时的所想所感对六年级学生来说是无法深入体会的。他的思想境界,孩子们即使跳一跳也是够不到的。“作者当时有什么样的感受呢?”这样的问题一抛出来,最终还得靠老师在学生的答案上继续挖掘、深化。而老师的理解、教科书上的参考也不一定能够准确阐释作者的感受。何国成先生说:“阅读教学,不要‘深挖洞’,要‘广积粮’。”意思是,钻研教材要有度,不必太深,更重要的是要积累语言。

二、问题过简

教学《桃花心木》时, “对于作者的疑问,种树人是怎么回答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学生根本不需要思考,轻而易举地就能从文中找到答案。这些问题是有些老师觉得重点语段要用一个问题“请”出来才设置的,结果使师生对话显得细碎、繁琐。

三、问题过偏

《北京的春节》这课,是让孩子们充分感受北京的年味儿,领略文本朴实无华的语言魅力。“老北京过春节和我们现在过春节有什么不同?拜年的方式一样吗?”这样的问题关注的是“北京”和“我们”过年风俗的异同,偏离了文本安排的意图,偏离了本文的教学目标。笔者认为,把这项任务作为课外延伸,借此让孩子们充分了解本地春节的各种风俗更合适。

四、问题过碎

还是《北京的春节》,大年初一那天铺子都歇业了,“铺户都上着板子”。所以也就有了这么一问:“你从‘铺户都上着板子’体会出什么?”这位老师很细心,关注到了这个细节。但笔者认为,这个细节并没有什么深远的含义,也没有什么铺垫和暗示的作用,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如果非要在这里挖掘些什么,那无非是大年初一的冷清和年前的热闹形成对比,但作者这么写的目的并非在此。如果这样的问题过多,无疑是对文本过度地“肢解”。

针对以上课堂提问的欠缺处,笔者思考了以下几个对策。

对策一:退一步,以积累代替挖掘

从“阅读是个性化行为”的角度来说,应尊重学生对文本的理解,教师无须要求学生牵强附会地去揣摩作者的感受。对于《匆匆》这样经典的文本,不如让学生把文章背熟了,存放在记忆里。相信若干年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沉淀,他们自然而然会有自己新的感悟和深切的感受。如果教学时,教师把文章分析得透透的,无疑是剥夺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

对策二:省一环,直接出示更利落

文本中集中存在显而易见的语段,教学时如果需要就直接出示不必绕弯。如上文中的问题,教师可以直接投影出示:“对于作者的疑问,种树人是这样回答的。请大家多读几遍,细细品味。”有时候,这种无价值的提问只是老师的一种语言习惯,然而这种随意的提问会让学生产生虚假的胜利喜悦,所以教师要修饰自己的教学语言,坚决摒弃无效提问。

对策三:深一层,教学目标定准位

设计的问题跑偏了,其根本原因在于教师没有正确解读文本,或者说没有围绕教学目标设计提问。教学设计的核心是教学目标。教学设计的框架,应围绕教学目标来构建。因此,教学时教师要立足课标,正确解读文本,充分考虑学情,在此基础上制定出准确的教学目标。如果教师心中无目标,那么问题跑“偏”的情况,就会屡屡发生。

对策四:筛一遍,保持文本完整性

教师在解读文本时,经常会犯这样一个错误:把每个词每句话都细细斟酌品味一番,唯恐落下一二,教学过程中更是力求面面俱到,因此就会衍生出无数类似“铺户为什么都上着板子”这样的小问题。教学中教师对细节的过分突出,反而会使学生对文本内容的感知变得支离破碎,破坏了文本的完整性,其结果相当于“小猴子下山——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因此,教师备完课后应借助自己严密的思维把教案梳理一遍,把那些细细碎碎的小问题筛出去,使教学变得简单、干净、完整,确保学生对文本感悟的完整性。

纵观上述四个对策,不难发现:针对问题过“高”、过“简”、过“偏”、过“碎”的现象,其解决方法是一致的,那就是这样的提问干脆不要。那么,是不是语文课真的不需要提问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课堂提问是最直接的师生双边活动,是课堂教学的主要形式,怎么能不要呢?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句话描述的就是提问的作用。到底该如何提问呢?笔者总结了以下几个方法。

一、揭示矛盾,激发兴趣

矛盾是文学作品中较为普遍的创作手法。教材中有许多文章都是通过这一手法来表达思想感情,突出人物和事件特点的。很多时候那些看似自相矛盾的细节,就是阅读理解的切入口,因此抓住了矛盾,就抓住了文本的核心,就找到了读懂文本的捷径。

例如,五年级(下)第四单元第 16 课《桥》中有一句描述老汉的话:“老汉清瘦的脸上淌着雨水。他不说话,盯着乱哄哄的人们。他像一座山。”教学时,教师问:“老汉如此瘦小,却把他比喻成一座山,合适吗?”这一问可引导学生正确体会老汉的威严与冷静,进而让学生感受到老汉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舍己为人”的高大形象。文章的主旨清晰可见。

在矛盾处质疑,深入探究,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还可以进一步引导学生体会作者遣词造句的深层次的对立统一。

二、化难为易,深入浅出

每篇课文都有重难点,常说的“抓住重点,突破难点”,其实就是对教师最大的考验。但只要仔细研读文本,你总能找到突破口。

例如,沪教版二年级(下)中《高尔基和他的儿子》,对于二年级学生来说,理解文章的重点句“要是你留给人们的都是美好的东西,那你的生活该会多么愉快呀”是有一定困难的,但如果联系上文,把前面一句“我的儿子在岛上留下了美好的东西……”和重点句结合起来,问问学生:“信中两次提到‘美好的东西’,他们的意思一样吗?”如此一来,文本的难点就迎刃而解了。

所以,提问若能化难为易,教学便能事半功倍。

三、凸显立体,发散思维

平面问题重在获取答案,立体性问题则是给学生一个学习的方向。

例如,沪教版二年级(上)中的《发烫的手指》讲述了一位旅店房客的经历,描述了贝多芬刻苦练琴的一幕,揭示了成功的又一秘诀:勤奋。文章从侧面刻画出了贝多芬的伟大。另外,文章中有两处以第三人称的方式提到了贝多芬,如“服务员看看漏下的水,答道:‘上面住的是当代德国大音乐家贝多芬先生。’”“这位旅客站了很久才离开。当他下楼时 , 不禁暗暗感叹道 :‘真是勤奋啊 ! 怪不得成为伟大的音乐家。’”

针对以上两句话,教学时我设计了这样的问题:“一个是称其‘大音乐家’,一个赞其为‘伟大的音乐家’,从这两个非常相似的称呼中,你体会到了什么? ”这一问由表及里,可从字面挖掘到精神层面。“大音乐家”是指其技艺高超,“伟大的音乐家”是指只有具有勤奋刻苦的美德,才能拥有非凡的成就。

两个看似很平常的称呼,却击中了文章的核心,在此处质疑,可使学生的思考既有深度,又有广度。

课堂提问是一门艺术。善于提问,是教师教学艺术的主要表现之一。教师要在提问的角度、时机等方面下工夫,使课堂提问向“少而精、精而准”的方向发展,要能激起儿童生命灵性的光彩,碰撞出个性思维的创新火花。

(作者单位:浙江宁波市鄞州区邱隘实验小学)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