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小学语文 > 随笔 > 正文

火炉旁的童年

作者:李帆 录入:cqq 来源:《语文报·教师版》小学总第337期 2018-12-26 10:40:28 

提到火炉,自然就会想起白居易的诗《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想想老白真会享受生活,把火炉烧得殷红,把米酒暖热,在大雪将至的时候,邀请朋友一起畅饮,这真是快意人生!儿时也看到大人们在火塘或火炉上用酒壶暖酒,然后趁热而饮,喝得面红耳赤,就感到那真叫洒脱。于是就盼望着自己快快长大,也好温一壶米酒,把酒临风。可惜自己一直没能有那种美妙的体验,倒是那温暖的火炉让我记忆犹新,念念不忘。

火炉,我们俗称“火坛子”,泥陶烧制,一般都比较粗糙,不精致。个头有大有小,大的笨重,不易挪动,不很实用,一般是家里有婴儿才买,上面罩一个竹篾编的罩,主要用来烤婴孩的尿布。小的比较普遍,家家都有,特别是有老人的家庭,往往不止一个。火炉是老年人的宝,在冬天从不离手,不论走到哪里,手里都提着一个火炉。那些如我奶奶一样的老太太,一手提着火炉,一手拄着拐杖,迈着三寸金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也算是乡村一道特有的景观了。妇女早就不缠脚了,那些印象也只能淹没在历史的尘烟里了。

装火炉的一般工序是,先在火炉底部撒些火灰,再装上花生壳、木屑、秸秆之类,最好是锯末,然后再从灶堂里铲些带火星的灰烬铺在最上面。有一年父亲专门从一个木匠熟人那里找来满满一麻袋锯末,让我们用了好几个冬天。要想火炉一直暖和,就必须一天三顿饭都要换火。老太太们经常坐在南墙根下,手抱着火炉,火炉上蒙一件衣服或者是用布头缝成的“棉片子”,眯着眼睛晒日头,神态是那么安详、从容。有时几个人坐在那里,东一句西一句地重温那隔年的老皇历,或者谈论着各家的春种秋藏,还有家家那本难念的经。椅子旁还专门放着一根小木棒,那是感到火炉里的火小了时,用来拨弄火炉的“拨火棍”。

小时候,夜晚睡觉前,首先把火炉底部的泥土擦干净,然后把它塞进被窝里暖被窝,就像现在临睡前用电热毯一样,但绝对比电热毯好。躺在稻草铺就的软绵绵的木床上,脚很惬意地伸在火炉上,不时挪动挪动位置,那种舒服与幸福是睡在席梦思床垫上永远也体会不到的。有时在夜晚做作业时,奶奶心疼我,总是把火炉往我手边送,我就伸出小手在火炉上烤,立即便会觉得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也就有了力量,学得愈发带劲儿了。

下雪的日子,我们半掩着屋门,一边欣赏外面的雪景,一边在火炉中烤花生、荸荠或小红薯。我的性子总是很急,刚放进去一小会儿,就迫不及待地用“拨火棍”去拨,有时刚拨出来就急着用手去抓,直烫得咧嘴,但也顾不上这些了,赶紧剥开花生壳或红薯皮,把那半生不熟的食物往嘴里塞,却也吃得那么香甜。那个馋相,如果有照相机拍下来,肯定是经典的照片了。

现在,家家都用上了电暖气、电暖宝,甚至空调,但我知道,那些朴实的火炉会永远在梦中温暖我的每一个冬天。

 (作者单位:山东临沂市南坊小学)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