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 > 读书杂谈 > 正文

非裸:我不喜欢《皇帝的新衣》中的那个小孩

作者:佚名 录入:cxy 来源:北大中文论坛 2008-06-11 15:33:07 

    安徒生有一则童话,叫《皇帝的新衣》,以前,我也和大家一样,对那个天真的孩子顶礼膜拜,可是,随着自己的人生也开始翻不出什么新花样,文章也越写越臭,视点一下子就转变了,我开始像那个童话中的皇帝,对那个多嘴多舌的孩子厌恶之极。你想,他既然已经是皇帝,快乐就是他最大的原则,至于事情真实与否,管他屁事。就像我写文章,写得不好,才正常,写得太好,反倒不正常。
可不是吗?一个文化程度只是技校(最初始的学历),只到过不多的几个省份,见过的最美的风景只有九寨沟,见过最美的美女只是在厦门一个“旅游店”兜售铁观音茶的女孩子,《红楼梦》只是断断续续看过一些章节,中国字写草一点我就不认识,听过一个小学二年级小孩出的一道“脑筋急转弯题”,我竟然瞠目结舌(世界上毛病最多的书是什么书?答案:药书。),下雨天我竟然讨厌雨搭子上砰砰作响的雨声,文学大家除了见过一面的刘心武、戴厚英、孔捷生、石楠,我就只与韩步华、谈正衡、吴泊宁、柳拂桥……等不多的几位偶尔切磋过作文的事情,并且腐败的事情我只是似乎看见过,还很是朦朦胧胧,而反腐败的事情我只是在报纸上读过一些,我喝过的最好的茶是上下如悬针的那种,但数量极为有限,我拥有的最好的收藏是两只一手可握的紫砂壶(其实是我小舅子花几百块钱买来,放我这里代为保存的),书法只有“书趣”两个字,那是安庆的书法家孟滢所书,(孟滢,一九二一年生,字师硕,号不残,又号石痴,八砚堂主,小名法臣。河南郾城人。擅篆刻、书画。这些也是我刚刚从网上查到的),虽然我对玉器特别感兴趣,却只是在上海城隍庙、北京王府井对着玻璃柜里的玉镯发过一两回长愣,而价值连城的古董我只是在故宫倾心过,而大海当然是见过的,并且是极为暴烈的片刻,那轰然陡立的海浪差点把我的一位女同学卷到海里,当然她的衣服和全身是彻底地湿透了,不过,那一刻她的曲线毕露,又能唤醒我多少灵感呢?因此,你能指望我写出什么好文章吗?
就是说到禅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比“干屎橛麻三斤”几个字更多,就是能记住“干屎橛”而不觉其臭,也是与自己的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有关,并且小时候冒着严寒专心致志地做过“拾粪”那样十分庄严的工作。“譬如空谷之间,有声皆答。声大则大鸣,声细则细响。随彼发声,无不克应。”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实在也是不知道的。不过,小时候是经常到空谷那样的地方去搞草(耙柴火),对空谷中一座叫“毛公塘”的水塘非常感兴趣,(一口水塘,一个供看山人住的房子,房子的后面有很好看的竹子,几次我都动了偷心,但没得逞,山坡上有羊、牛,和老虎曾经出没的传说),但是不知道这座“毛公塘”与毛泽东的祖先有关(毛义,汉代一个以孝道著称于世的读书人,曾经读书于此),这也与韶山冲的人从来不到我们家乡看一看有关。但是,现在依然没有毛家族的人来看,就有点令我失落了,一个如此著名的毛家祖先,竟然冷落如此,实在是非常不应该。毛家族的人有文化,与山上的“毛公洞”有关,也与山中的“毛公塘”有关。可是它们都被刺藤和灌木埋没了。要是我们山上有一天石头值钱,也许“毛公洞”“毛公塘”就骤然消失,一切就只剩下传说。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真是荒唐!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配做皇帝吗?这真是我从来没有碰见过的一件最可怕的事情。”
“啊,它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表示十二分地满意!”
真的,即使是童话中的皇帝,也是聪明得不得了。当一场欺骗成了弥天大谎,作为一个称职的皇帝,就是要以坚忍不拔的意志把一场欺骗进行到底。那么,在这样一个个管理咨询专家到处声嘶力竭地高调宣扬“终身学习”的时代,如果你又无甚可玩地玩起文学,就要明知写得很滥,也要趾高气扬地坚持写下去,否则,就没有否则。
“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务必记住的依然应该是皇帝的这句话,因为哪怕他真的是光着身子,毕竟还是皇帝的裸体,这可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啊,他不光着身子,你哪里能有如此眼福:好一身金枝玉叶。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