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频道 > 小记者区 > 正文

渔家傲

编辑:曾冬 录入:朱云 来源:语文报初一版第19期 2011-09-07 09:55:31 

 渔家傲

曾冬/改写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北宋〕范仲淹
     秋天驾着季节的马车,一夜之间就蹍过了千里边塞。
     一切都变得冷清起来,戈壁滩上的杂草如被抽了筋似的,无力地匍匐在地,枯黄的身子上再也找不到半点春天的影子。几株单瘦的胡杨努力地站在苍穹下,却依然掩饰不住孤寂的身影。
     一行大雁呼唤着匆匆忙忙往南方赶去,甚至来不及认真看一眼塞北的秋天,就毫无留恋地飞上了长空。回雁峰下,那个去年筑好的巢,是否还保留着曾经的温暖,等待你疲惫的旅程?
     潜伏在四面的飔(sī)风揭竿而起,戍边的大旗在荒漠中猎猎作响;一群战马在马棚中不安地咆哮着,它是不是嗅到了敌人的气息?营寨中突然响起了集结的号角,将士们脚步急促,往军中大营疾奔而去。
     远处,重重叠叠的山峰是一些逶迤绵延的岛屿,在沙漠里飘浮。一抹长长的云烟似一条拐来拐去的道路,缭绕在山腰上。从那里,是不是也能走到故乡的屋檐下,给老母亲一个惊喜?
     饮一杯浊酒,万里之外的老家就在醉眼朦胧中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油灯下提针捻线的妻子,摇篮里安然入睡的女儿,所有温馨的情景一一展现在战士的眼前,充满了幸福。
     只是,驱敌的战旗还没有在燕然山上升起,回家的日子,在掌心中写了一遍又一遍,却还是无法确定。
     寒霜如雪,铺满了边地。一曲羌笛从城墙的一角悠悠飘出,缠缠绕绕的乡愁,就散落在城内城外。路过的风捡拾起这些湿湿的音符,它会把沉吟的思念,带给远方的爱人吗?
     今夜,所有戍边的人都没有入睡。白发满头的将军,紧握战刀,站在城墙上,望着故园的方向,一脸凝重。凝神静听的战士,在戛然而止的羌曲中,忍不住泪流满面。
     满城的月光,会照亮那条通往家乡的驿道吗?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