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红色山西 > 正文

董大中:一个人就是个研究所

编辑:杨占平 录入:shy 来源:太原晚报 2016-10-20 17:19:46 

   在山西文学界,董大中的研究成果是有目共睹的,用著作等身评价也是不为过的。作家成一、李锐、韩石山等就多次说过:董大中一个人就是个研究所。这话的意思是,几十年来,董大中的研究成果突出,完全可以跟一些专业研究所相比。如此评价的确有一定的道理,因为,董大中在赵树理研究、鲁迅研究、高长虹研究、山西作家群研究、董永等民间文学研究等方面都有建树。

  “文革”以后,董大中把山西作家作为主要研究对象,重点研究赵树理及其“山药蛋派”、高长虹和“狂飙社”等,同时写一些书评和影视评论。由于他研究专注,写作勤奋,成果频频问世,主要有:文学评论集《瓜豆集》、影视评论集 《敲门集》,《赵树理年谱》、《赵树理评传》、《赵树理论考》、《你不知道的赵树理》,主编有 《赵树理全集》(五卷本)和《赵树理研究文集》(三卷本)。主持编辑出版了三卷本的《高长虹文集》、两卷本的《高沐鸿诗文集》,指导编辑出版了两卷本的《高歌作品集》和 《高长虹研究文选》,撰写了《孤云野鹤之恋》、《鲁迅与山西》、《鲁迅与高长虹》、《鲁迅与林语堂》、《高鲁冲突》等专著。此外,还协助北京大学编辑出版了 《王瑶文集》,主编了《我的第一篇小说》、《抗战文学论文集》、《山西文学十五年》等等。
  从1993年起,董大中把研究方向转到大文化上,写出《如何看待“五四”的反传统》等有独到之处的文章。后来又研究台湾文化名人李敖,《李敖评传》、《台湾狂人李敖》成为大陆研究李敖的重要成果。前几年,为了发掘非物质文化遗产,董大中开始研究考证民间文学董永传说,出版了专著《董永新论》等。此外,还有大量作家作品评论、文艺理论论文、散文、随笔等,散见于全国众多报刊上。香港、台湾地区以及日本等外国报刊也曾发表过他的研究文章,2007年,台湾一位学者将他近50万字的 《鲁迅1925年日记笺释》列入“大陆学者丛书”出版。总起来统计,董大中新时期以来撰写学术性文章和专著在600万字以上。
  董大中对自己所选择的研究课题总是非常投入,非常执著,他认准的事一定要做到。比如 《赵树理全集》、《高长虹文集》、《王瑶文集》这几套很有价值的书的编辑出版,他付出了极大精力,他的辛苦,他的韧劲,他实实在在干事业的精神,总会感动人们,使得不少一般人认为难办的事能够成功。对每一项课题的研究,他从来都是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特别注意资料的研究、整理、归类、分析。比如他做赵树理研究,查阅了所有能够查阅到的资料,省内外有关的图书馆、资料室、档案馆,他不知跑了多少次;他拜访了许多与赵树理有关的人员。这些大量工作使他占有了充分资料,为他撰写文章和著作打下了坚实基础,同时也成为关于赵树理研究的专家。董大中在他的研究中,很注意有自己的观点,尽量不重复别人,这一点在高长虹研究中最明显。高长虹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重要作家,却由于个人性格和其他原因,长期以来一直让不少文艺界人士有误解。董大中通过编《高长虹文集》,阅读了高长虹的作品,查阅了与高长虹有关的资料,认为过去人们对高长虹的认识不够全面,看法有失偏颇。因此,他写了许多文章,重新评价高长虹,在文学界引起强烈反响,使高长虹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有了变化。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