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红色山西 > 正文

徐镇海:“秘密”生涯始于抗战烽火

编辑:康景琳 录入:wj 来源:山西晚报 2016-10-24 09:42:07 

  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北岳二地委城工部派往城市的共产党员干部共有42名,徐镇海就是其中一位。1916年,他出生在五台县东冶镇。
  这位先后化名郑海、于昌的红色特工,职业生涯于1938年就已开始。他围绕着太原城工作,虽未能成功潜伏太原,职业经历却是险象环生,惊心动魄。
  解放后,他进入太原城,担任过太原市委副书记,离休前任太原市政协副主席,享受副省级待遇。1994年,徐老辞世。
  几经辗转,记者找到了他的女儿徐维俭。她在太原市委党史研究室任副研究员,讲起历史,如数家珍。且让我们听她讲述父亲的“秘密”往事。
受组织派遣进入第二战区
  你去采访这些老同志的子女,估计他们会与我一样,听来的东西特别少。特工严格的纪律约束,令老同志们“习惯性沉默”。父亲生前,很少提及往事。我所知道的父亲的事迹,不少是从文献记载得来。徐维俭这样告诉记者。
  父亲书读得好,人长得英俊,才貌双全。1937年7月,父亲正在着手准备报考大学,抗日战争爆发了。我党的几个敌后根据地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晋察冀边区宣布成立,军区领导机关就驻扎在五台县金格库村,距五台山仅五六十公里,也叫五台山根据地。
  父亲识文断字,很快被组织安排从事情报工作。1938年秋天开始,父亲在五台县四区大朴村负责情报联系。遗憾的是,这期间的工作,几乎没有文字记载。
  父亲进入第二战区政治部交通局工作,屡建战功。
  此局简称政交局,领导权掌握在共产党员赵宗复、赵中枢手中。太原沦陷后,正太铁路、同蒲铁路及主要公路沿线的重要城镇均被日军所控制。各军政机关、省政府和各区县之间都失去了联系,互为隔绝;我党在各地新军的政治部、牺盟中心区和各地负责人的驻地也都不知所在。不论我党还是蒋阎政府,都面临上级不了解下属单位的情况,下级也得不到上级的指示和命令的局面。急需有一个机构来沟通各方面的联系,政交局应运而生。
  政交局的工作主要有3个方面,即政治交通、政治通讯、收集敌情及护送来往干部,有时交通员还要化装深入敌占区侦察敌情。
  1939年3月,中共五台县委派遣父亲来到政交局第5分局工作,具体是做政治通讯工作。为了开展工作方便,他以群众的面貌出现,开始编写通讯稿件,这些稿件原则上必须要有利于团结抗战。
  我党的地下派遣工作高度机密,上下级之间都是单线联系,绝不允许横向联系,因此,谁是“自己人”,谁也不知道。当时,第5分局主任安光荣也是我党派遣,可是,两人“相逢对面不相识”。直到解放以后,两人才明白了彼此。
  在政交分局工作时,父亲发展了一名党员,这是他一生中亲自发展的唯一的一名党员,此人名叫李广福。
  1939年8月,政交局给5分局送来一部电台,台长就是李广福。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有技术,收报、发报、翻译都是小伙子一人干。为了掌握政交局给5分局的机密,父亲决定把小伙子争取过来,为我所用。
  父亲经常约李广福学习进步书籍,互相交流学习经验和体会,有机会就聊天,向他灌输进步思想。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与慎重谈话,父亲介绍李广福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惊险躲过日本人抓捕

  1939年12月,阎锡山制造了“晋西事变”,命令其部队向新军进攻,围剿决死二纵队。党中央给赵宗复的指示是:将那些有社会关系且并未暴露身份的人留下来,转入地下工作。当时决定留下来的有赵宗复、赵中枢、阴纫斋、梁维书、肖希明5人,由赵宗复负责领导,其领导关系直接转到中共中央社会部(城工部),与王世英直接联系。进步青年则输送到延安,共有30多人。第二战区政治交通局从此宣告结束。
   父亲徐镇海就此转到城工部工作。城工部的主要工作是,发现并培养人才,向城市派遣干部,以便了解敌情和将来接管城市。被派回家乡五台县东冶镇后,他开始在石村小学任教,取得了合法身份。
  有一天,驻扎东冶镇的日本人带着伪区长田伯尊突然来到了石村小学。田伯尊曾经是父亲的老师,为日本人做事。父亲躲在学校最里边的屋子,田伯尊径直走过去,一眼就发现了父亲。然而,田没有吱声。敌人走后,父亲迅速离开学校。第二天,日本人就派宪兵来石村小学点名抓捕他。
  1942年,是抗战最艰苦的一年。年初,父亲被派往地委河南分委工作。这里的“河南”,指的是滹沱河以南。分委成立时,只有三个人,父亲任秘书。分委领导着忻县、阳曲、盂县的工作。这个分委距敌人的据点不过五十里路,不少同志刚派来就被敌人抓走杀害。
  有一次,父亲与另外两名同志住在定襄南庄村,门板上垫着两块砖入睡。半夜敌人埋伏在村对岸的山头上,拂晓开始居高向南庄村扫射。父亲听到枪声,背起文件袋,跳下地向背后的山上跑。进入敌人射程后,不少老百姓中弹滚下深沟。河南区队一营指导员发现敌人后,带领队伍抢占了一个山头,才压住敌人的扫射。
  1944年6月,中共北岳二地委城工部部长康瑞华找到父亲谈话,决定派遣他前往太原做地下工作。
  父亲与母亲照了相,制作好日本人的假良民证。8月初父亲一人先出发了。来到太原,他在旅馆住了一夜,等待接头人员。第二天清晨,突然有人送信,命他火速离开。原来,与他接头的那个人已经叛变,正准备带日本人前来抓捕父亲。
  父亲刚离开旅馆,那叛徒就带着日本人赶到了。脚前脚后的工夫。

不知何人告密,第二战区追查他的去向

  父亲惊险的太原之行,令组织格外谨慎。他们决定暂缓前往太原,让他先去二战区驻地,找些关系去太原。
  父亲先乘火车到介休,步行过了汾河桥到了孝义。然而,孝义情况有变,父亲连夜从孝义赶往隰县,徒步走了整整三天。
  阎锡山的进山中学在隰县,校长是赵宗复,总务主任是康周勋。父亲与这两个人都熟。住在进山中学,康周勋每顿饭都亲自给父亲端回屋里吃,还不让他到外面走动,更不能到街上去。俩人随便拉拉家常,不谈国家大事。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周,父亲开始行动了。他试探康周勋:家里实在困难得很,我想到陕西找哥哥,然后回太原找点事情干。康周勋接招,开始说实话:你现在“红”了,谁不知道你是八路军,你还敢回太原?“你应当早点回五台,万一在这里碰上认识你的人,二战区你是出不去了。”
  几天后,父亲见到赵宗复,得到的答复也一样:这里遍地是特务,太原你肯定也去不得,尽快回五台。那个时刻,父亲明白,想从第二战区找关系前往太原的路,看来是走不通了。第二天,他就返回了五台县。
  太原解放后,父亲才得知,就在他走后第二天,第二战区就派人去进山中学追查他的去向。很悬,父亲始终不知道是什么人告密。
  1944年年底,组织上派父亲在中共北岳二地委城工部工作,任秘书兼组织干事。他参与制定训练派遣人员的特别方案。所有派遣人员,都有3个登记簿,一是代号,二是假名字,三是真名字。只有这三个登记簿合在一起时,才能呈现出一个真实的个体。父亲必须将它们分别保存,绝不放在一处。这样,即使是敌人拿到一本,也找不到这个人。
  父亲在回忆中指出,中共北岳二地委城工部从建立至新中国成立,共向城市派出共产党员干部42名,有些被派遣的人员在解放太原的战役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解放前,父亲虽未能成功潜伏太原城。解放后,他进到太原城,做了人民公仆,后来还担任过太原市委副书记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