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红色山西 > 正文

齐平、周竞夫妇 打入阎锡山的最高特务机关

编辑:康景琳 录入:wj 来源:山西晚报 2016-10-24 09:44:36 

  齐平、周竞特工生涯的难度与达到的高度,堪称山西红色特工的标杆:他们打入阎锡山最高特务机构“特种警宪指挥处”,紧盯着阎锡山的举手投足。
  他们送出的情报,与重大战役相连:上党战役、汾孝战役;与著名事件相关:陈赓来太原与阎锡山谈判前,已全盘掌握敌人对我谈判的态度;夫妇二人被捕后,令阎锡山惊叹“共产党潜伏之深”。
  齐平、周竞的儿子齐陶十岁那年,夫妇俩被害。今年74岁的齐陶,对父母的记忆很模糊,他与父母共同生活的时间不过六年……
  周竞要么闭口不言,要么痛斥敌人,没有透露任何组织的情况。接下来,敌人对周竞施以严刑拷打。周竞受到怎样非人的折磨,当时的伪《天津日报》曾详细报道过这位“无法征服的女共产党员”。铁骨铮铮的周竞被人们称为“山西的江姐”,被狱友们尊称为“铁大姐”。
  “我没出百天,母亲就去革命了”
  “其实,我对父母很陌生啊。”
  齐陶老人现居太原,回忆起父母,他最感慨他们的出身——很优越。
  父亲齐平、母亲周竞都是定襄人,村子相邻。齐平的祖母会持家,将家业积攒到一百多亩地,家境富裕。齐平的父亲齐考三天资聪颖,成绩优异,被公派日本留学。
  母亲周竞家里田多,解放后的成分是富农。周竞自小衣食无忧,有学习的机会。她曾是定襄县当时极罕见读完高小的女生。“他们并不是身负阶级仇恨走上革命道路的,而是对共产主义有着坚定的信仰。”
  父亲出生于1916年,母亲出生于1917年。1933年他们结婚后,父亲仍在太原成成中学读书。母亲随夫来到太原,在当时山西最大的知名私企晋生纺织厂当会计。
  1936年,齐平入党,进入新军政卫二支队工作。同时,周竞参加了工人抗日,担任小组长。“七七事变”后,齐平与周竞前往临汾,继续从事抗日工作。这一年,周竞也入了党。
  1938年夏天,周竞生下齐陶不满三个月,又回到县女救会工作。齐陶由曾祖母与祖父齐考三照看。后来,齐考三带着自己的母亲,带着齐陶,离开临汾,回到太原。
  齐考三在日本东京高工学院毕业,学习的是喷气与内燃专业,是希冀工业兴国的工程技术专家。那个时候回到太原,祖父领有一项任务,就是教新军学习日语。“后来回想,我祖父这么做,有可能在为我党地下工作打前战。”
  这时候,齐平已调往太岳军区工作。一心干革命的周竞经常穿男装,虽屡次遇险,总能化险为夷。她经常走乡串村,给姐妹们讲国亡家破的道理,发动妇女参加抗日。
  齐陶再见到父母,是1942年的秋天。他已经快五岁了。

打入阎锡山的最高特务机关

  齐平夫妇此番返并,是受太岳军区司令部情报处派遣,以家庭作为掩护,开设情报站的,齐平任站长,周竞任政委。
  齐平通过同学关系,打入日本人设立的雁门道警察署,任上尉军需官。“见到两个陌生人,祖父与曾祖母督促我喊他们爸爸、妈妈。我感觉别扭极了,倔着不吱声。”齐陶印象中,隔了很长时间,他才唤出口。
  全家人四世同堂,住在东缉虎营七号院,那是齐家的私宅。妈妈周竞美丽、善良、贤惠,是有名的好媳妇。做衣服,做鞋,孝顺老人,左邻右舍稀罕地称这是百里挑一的好媳妇。
这期间,交通员齐宪孟常以找齐考三的名义找齐平与周竞接头。不仅为我军搜集了不少情报,还搞到一批西药和医疗器械,设法转运到抗日根据地。
  1945年日本投降后,阎锡山从吉县克难坡返回太原,接收了日军在太原设立的特务机构,成立了“特种警宪指挥处”,梁化之任处长。里面,是由叛徒与阎锡山的嫡系人员组成的反动特务机构,臭名昭著,是屠杀共产党员的人间地狱。
  此时,齐平公开身份是给日本人做过事的汉奸,这正是阎锡山放心起用的对象。都是定襄人,齐平家与梁化之家是世交。梁化之顺理成章地任用了齐平。
  齐平夫妇研究出种种对付敌人的办法,经常利用合法身份,巧妙地与敌人周旋。齐平夫妇就像一把利剑插入敌人的心脏,为我党我军搜集到许多重要的情报。
  1945年9月开始的上党战役,我军连克五城,包围了长治。齐平夫妇提供了长治城内有关部队番号、武器装备和人员战斗力等急需情报。
  1946年,陈赓等同志前来太原与阎锡山谈判。之前,齐平夫妇送出了阎对我谈判的态度及有关秘密活动的情报。
  1947年1月,汾孝战役中,阎锡山为了挽救败局,派出亲训师南下前去增援。夫妇俩又送出了这一重要情报。我军在途中打了伏击,歼敌1万多人。
  还有一次,阎锡山前往平遥督军途中,齐平夫妇将情报成功送出,我军伏击了阎锡山,差点活捉了他。
  齐平夫妇还收集了晋南战役的有关情报,收集了阎特务组织、军事系统等有关情报,获取了阎锡山特种警宪指挥处各组织人员的全部名单。
  齐平、周竞夫妇默契配合,完成了一次次重大情报的传递工作。
  齐平夫妇忘我地工作着,赢得了党组织与战友们深深的敬意。
  陈赓来太原谈判时,曾对身边的同志们讲:真想去看看齐平、周竞啊!

被叛徒出卖夫妇俩同天被捕

  齐平、周竞夫妇在刀尖上过日子,小心翼翼,没料到祸从天降,他们被叛徒出卖了。叛徒胡熙庵与齐平在汾城时曾见过面。他叛变后,带着特务抓捕太原城内的共产党员,齐平与周竞就是受害者。
  胡熙庵的指证虽没有具体的证据,还是让梁化之深信不疑。梁化之明白齐平夫妇是共产党员;齐平也知道梁化之知道了一切。双方心照不宣。梁化之没有动手,打算放长线,钓大鱼。齐平不动声色,如履薄冰,坚持工作。“他们居然在  这种情况下,又工作了一年!”整整一年!这一年里,经齐平手,放出去很多共产党员。“你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形,卷入你死我活的斗争,身在虎穴,与虎谋皮,还必须得干到底。”最令齐陶心痛的是,父母当时坚定不移地拒绝离开太原。本来,上级已经安排好,将二人调至北京工作。“只要离开山西,就是安全的。”可是,齐平舍不下这个机会,他还想多为党在这个龙潭虎穴里找出些情报。
  齐考三老人从梁化之的行踪看出了端倪。两家本来是世交。以前梁来家里,潇洒得很,像进自己家一样。后来再来,右手总插在裤袋里,随时准备拔枪的架势。
  老人叮嘱儿子:“你们要注意安全啊!”齐平回答父亲:“我们准备好了,不过是高呼口号,英勇就义吧。”
  1947年10月16日,梁化之派人分乘两辆小轿车,分别将齐平与周竞逮捕。

周竞被人们称为“山西的江姐”

  梁化之与我父亲再见面,真没什么好说的了。两人彼此心领神会。”
  梁化之召开全体特务大会,逼迫齐平“自白”。齐平态度十分坚决,什么也不说。不久,梁化之召开第二次大会,齐平被五花大绑押进会场,遭受毒打后,被敌人杀害。
   “我父亲可能是被敌人勒死的……”
  从齐平那里什么也没得到,敌人当然不死心,妄图从周竞嘴里榨出些情况。他们隐瞒了残杀齐平的真相,劝诱她写出些东西来,救出丈夫。
周竞要么闭口不言,要么痛斥敌人,没有透露任何组织的情况。接下来,敌人对周竞施以严刑拷打。周竞受到怎样非人的折磨,当时的伪《天津日报》曾详细报道过这位“无法征服的女共产党员”。铁骨铮铮的周竞被人们称为“山西的江姐”,被狱友们尊称为“铁大姐”。
  1948年2月的一天晚上,十一点钟,一群特务走进女牢,将早已被折磨得动弹不得的周竞拖到院子里。最后的一次审问,敌人得到的依然是“不知道”三个字。一根二尺长的绳子迅速套在了周竞的脖子上,狠狠地勒紧了……“父母被捕后,我就辍学了,爷爷养活着我与妹妹。”齐陶的记忆里,爷爷动用了全部的人脉关系,整车整车地拉着金银财宝、貂皮大衣给人送礼,想救出儿子、儿媳,“后来送礼都送不进去了,没用!”回忆着60多年前历史,齐陶的讲述栩栩如生。他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是国家一级编剧,写了一辈子剧本。“为父母写过本子吗?”齐陶微微地笑,轻轻地摇摇头。“是不是一直在做准备,要写出一部名剧?”“不行,不行,我写不了!”齐陶双眼圆睁,极力地摆手,像被吓了一跳。“为什么啊”记者大惑!“你要知道,艺术最大的敌人是真实。没有虚构,就没有艺术。可是,我的父母曾经那样真实地斗争过,英勇过,执著过,我不舍得虚构……”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