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红色山西 > 正文

牺盟会、山西新军与十二月事变

编辑: 录入:wj 来源: 2016-10-24 10:05:15 

  1936年初,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成功的进行了旨在筹粮、筹款、扩军、宣传抗日主张的东征,蒋介石借机派出中央军以协助剿共的名义入驻山西并分化阎锡山的势力,同时日本侵略者加紧对华侵略的脚步,以借路绥远北攻蒙古为借口,邀请阎锡山加入“华北自治”,阎锡山深感危机重重,自嘲为“三个鸡蛋上跳舞,哪个也不敢踩烂,也不敢滑下来”。面对民众日益高涨的抗日主张、要求,面对日本侵略者不加掩饰的侵华意图,面对蒋介石咄咄逼人的瓦解分化山西的行动,阎锡山最终考虑再三,决定采取一种特殊策略——联共抗日,开始了和共产党的秘密接触,并于1936年夏秋之际在地下共产党的帮助下筹备成立了牺牲救国同盟会,提出了牺牲救国的口号。这个口号不直接提抗日,既不得罪日本人,也不留下“通共”的嫌疑,可谓一石三鸟,一举多得。他自己亲自担任会长,并指派他的亲信梁化之召集人马筹备。
  但是,因为这个官办身份,虽然在国内影响很大,但是在山西筹备期间,活动开展的不尽理想,隐蔽在阎锡山身边的共产党人趁机提议请薄一波回来协助组织牺盟会的工作。这个提议正合阎锡山的本意。因为阎锡山是个老乡观念很强的人,当时山西有句话叫“会说五台话,就把洋刀跨”,乡土观念很重的阎锡山既希望有个自己人出面来操办牺盟会,有希望这个自己人能够和共产党有瓜葛,还不至于给蒋介石留下口实,正在北平蹲监狱的薄一波成为理想的人选,而且当年这个让自己头疼不已的学运领袖的组织能力、社会影响力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他亲笔写信给当时北平的驻军领导人宋哲元,并派他的亲信郭挺一专程到北平在监狱里面见薄一波,“共策保晋大业”。
  当时,根据新时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战略构想,刘少奇主持的中共中央北方局已经报请中央同意,成功的营救出了包括薄一波在内的一批共产党员。郭挺一在薄一波出狱前后几次面谈,薄一波很快把这个情况及时通报给北方局。在刘少奇同志的指示下,1936年九月薄一波回到了山西。这一年的9月18日,牺盟会也正式成立。
  薄一波回到山西以后,经过40多天的调查了解和对山西政要的走访,很快掌握了山西的各种情况,并且向党组织递交了报告,刚刚成立的牺盟会负责人也多次力邀薄一波参与组织工作。刘少奇同志在研究了这份报告以后,对薄一波同志提出的在山西建立民族统一战线的构想深表赞许,并指示薄一波从刚出狱的同志中选择几个帮手到山西一起工作。
  经过薄一波同志挑选,1936年11月3日,薄一波、杨献珍、董天知、韩钧、周仲英五人组成的中共山西公开工作委员会一行五人来到山西工作。第二天,阎锡山会见薄一波。会谈期间,薄一波提出了在阎锡山领导下工作的三项原则,即约法三章:
  第一,我参加共产党多年,说话行动都离不开共产党的主张,请给与理解;
  第二,凡是有利于抗日的事我们就做,不利于抗日的事不做;
  第三,我要用些人,希望提供方便,保证他们的安全。
  这个约法三章可以说是第二次国共合作初期共产党统一战线方针政策在执行过程中的一个创造性成果,不仅为今后在山西率先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奠定了基础,也为共产党在山西迅猛发展创造了条件。
在阎锡山的批准下,薄一波主持参与了牺盟会的各项工作,一大批共产党人、进步青年在薄一波及山西公开工作委员会的帮助下,进入牺盟会并成为这个组织的骨干精英。特别是129运动以后,山西太原成为全国所有进步青年和爱国人士向往的地方。这也为后来八路军三大主力进入山西进行抗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薄一波同志正式进入牺盟会以后,迅速采用了中共走群众路线的方法,通过改组牺盟会,在壮大牺盟会的同时吸收、团结和发展所有有利于抗日的人士和团体,进而发展壮大共产党的组织,但这一切又都是在阎锡山认可的方式下有序进行。这种创造性的工作方式不仅阎锡山的人对此毫无察觉,就是共产党人内部也有人摸不着头脑。接受过我采访的老同志黎颖对此印象很深。
  黎颖同志是是著名指挥家李德伦的妹妹,出身北京著名士绅家庭,也是共产党领导的进步组织“民先”的成员,在北平地下党组织安排下,12.9运动以后,逃离家庭从北平来到太原参加了牺盟会工作。他回忆说,当时和薄一波同志经常往来,因为薄一波同志的公开身份是牺盟会常务秘书,言谈举止当中,很多时候既像共产党,又像阎锡山的人,深感不可琢磨。因为组织纪律的原则所限,他们只是在牺盟会的工作上保持联系,而有关党组织的宣传发动工作都在各自的区域秘密进行。另一位牺盟会的老同志高首先同志介绍说,当时,他所在的基层牺盟会负责人就是中共党员,经过工作的考验,进步学生出身的高首先秘密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介绍说,当时她所在的牺盟会就一间里外间的办公室,外面屋子是研究牺盟会工作的地方,里屋则是党组织开会和活动的场所。
  当时,在薄一波领导下,牺盟会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山西省几乎所有的县级行政单位都成立了基层组织,在北方局等党组织的安排下,一大批共产党员进入了牺盟会的各级组织。看看改组后的牺盟会组织机构就可以看出。
  1937年2月初,改组后牺盟会的领导成员是:
  会  长:阎锡山
  常  委:梁化之 薄一波 雷任民 冯基平 牛荫冠 宋邵文 傅雨田
  执行委员:张隽轩 杨贞吉 刘玉衡 刘岱峰  戎五胜 郭挺一 梁膺庸 张文昂
         董天知 韩 钧 周子贞 顾永田  李力果 杜春衍 刘涵森 张干臣
         徐宏文 王永和 续汝楫 智生元  薄存丞 娄化蓬
  经过改组,牺盟会从组织领导、人事配备、工作任务到活动范围,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七个常委中,除梁化之一人外,其他六人,都是共产党员。从而使牺盟会组织,基本上控制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
在改组牺盟会的同时,薄一波向阎锡山建议培养一批抗日宣传的骨干力量,派出特派员到各地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工作。培训特派员的工作就由薄一波同志亲自负责和任教,一大批共产党员、进步青年由此进入牺盟会各级组织,后来流传的“薄一波作弊招学员'的故事就是这段历史。而借助各级基层牺盟会,到抗战开始后,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开展到了山西全部105个县,其中70%的牺盟会负责人是共产党员。抗战开始后,这些人又成为了阎锡山委任的抗日政府的县长,为后来的发动群众、支持八路军立足山西抗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有资料显示,抗日战争初期,八路军按照国民政府的军队的序列接受统一的粮饷武器配置,相当多的钱粮是直接留在了延安,在山西战斗的八路军的很多补给、尤其是多次扩军以后,基本上依靠山西各级政府发动群众支援。没有共产党领导下的各级牺盟会支持,这样的工作很难开展。
薄一波等根据中共北方局指示,提出建立30万国民兵的计划,得到阎锡山同意。随即于1937年初,先后建立10个国民兵军官教导团,并集中了中共中央派遣的大批党员干部以及数百名红军指战员,为组创新军作了准备。“七七”事变后,日军侵入山西,眼看阎锡山的晋绥军节节败退,薄一波正式向阎锡山提出组建新军的建议。阎锡山以派遣旧军官担任各级军事指挥员为条件,同意先试建1个总队(团)。8月1日,即以原军政训练班、民政干部教练团和国民兵军官教导团一部为基础,组成新军第一支战斗部队——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1总队(下辖3个大队)。不久,即北上五台县地区进行战地游击活动。 新军迅速发展,协同八路军开展太岳、晋西南、晋西北抗日游击战争1937年10~11月,娘子关、忻口失守后,日军沿正太(今石家庄—太原)、同蒲(大同—风陵渡)铁路线急进,山西旧军在作战中损失过半,阎锡山不得不依靠新军抵御日军进攻。为此,新军在晋绥军总兵力150个团的数额中争得了50个团的番号。相继以平定、曲沃、晋西北的3个教导团分别组成决死队第2、第3、第4总队等部队。此时,薄一波又进一步向阎锡山建议以国民兵军官教导团为基础再建立5~10个旅。阎锡山迫于形势,同意组建5个旅并责成薄一波全权负责。至1938年初,新军扩大为第1、第2、第3、第4纵队(相当旅)。其中第1纵队由“民政干部教练团”、“军政训练班”和教导第8、第9团以及第1、第2、第3总队,游击第1、第2、第3团和保安第5、第6团组成,薄一波任政治委员;第2纵队以国民兵军官教导团一部组成,张文昂任政治委员;第3纵队由原国民兵军官教导第6、第10团扩编而成,戎子和任政治委员;第4纵队由游击第6、第7团等部队组成,雷任民任政治委员。4个纵队的正式番号依次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1、第2、第3、第4旅。在此期间,太原市工人在中共北方局和山西省委组织下建立了“山西工人武装自卫队”。不久,自卫队改建为总队,郭挺一任总队长兼政治委员(1938年春扩编为工卫纵队。次年春改称第207旅,但通常仍称工卫旅)。1939年初,各地牺盟会所属游击队以政治保卫队名义组成第209、第212、第213旅;另由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组建了暂编第1师。至1939年12月,山西新军实际兵员超过了山西旧军,发展到4个纵队计24个团,1个工卫旅计3个团,3个政治保卫旅计9个团及3个游击支队(相当团),3个保安司令部计6个团和1个暂编第1师辖4个团又1个游击支队(相当团),共计50个团(其中46个正规团),总兵力5万余人。新军中普遍建立了共产党的组织,实行政治委员制度。新军建立后,广泛活动于晋东南、晋西南和晋西北地区,在八路军的帮助和带动下于同蒲线霍县(今霍州)、赵城(今属洪洞)及临汾地区进行破袭战,参加了粉碎日军对晋东南的九路围攻的作战。并在正太铁路沿线作战中给予日伪军一定打击。
  阎锡山和共产党合作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住山西,随着日军对山西的不断占领,阎锡山悲观情绪逐渐增加,产生了妥协投降日军的想法。加之八路军、新军在山西的实力不断扩大,阎锡山主观思想由联共抗日、发展新军转变为排挤八路军和瓦解新军队伍。1938年7月阎锡山假借中央政府的名义,要求解散战动总会,由于续范亭和周恩来的反对,战动会暂时得以保留。可是,新军的快速发展越来越使锡山恐慌不安。1939年1月27日从山西吉县西渡黄河,逃避到陕西宜川县秋林镇的阎锡山伸出了对付新军的黑手。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