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历史与细节 > 遥远的回声
遥远的回声

一本杂志,一个家园


作为一个爱书的人,我对杂志关注的不多,总觉得在当下的各种杂志类的媒体中,有价值的东西少,能够给我提高新鲜的思考和角度的东西少,但《中国小学语文教学论坛》是我这些年始终在订阅的为数不多的杂志之一。我和许多教师朋友一样,不仅关注她,而且牵挂她的发展。在多年的风风雨雨中,看她慢慢走向强大,成为越来越多的小学语文教师的好朋友,直至今天引起国内小学语文界普遍地关注。作为一个小学语文教师,她始终在陪伴着我,我也始终都在这里。
一提起这本杂志,内心深处就会涌出太多的温暖。
我爱这本杂志,爱她的新锐、
2009-12-03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第一次读你是在北京。七年前,我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参加国家级骨干教师培训班,从一个学员的手里接过了你:大气的刊本,宏阔的视野,深邃的文字,令人爱不释手。后来听说这是主编裴海安老师送给我们90多名学员的礼物时,真是受宠若惊。回家后,你便成了我案头不可缺少的伙伴。七年来,我月月读你,从没间断。我爱读你“课堂”里经典的案例设计,爱读你“讲坛”上的纵情放谈,也爱读你“人物”中同道们的语文人生。我读到了你的新锐、前卫,更读到了你愿意蹲下身来面对读者的亲和与风度。
渐渐地,我从你上面又读到了自己的文字
2009-12-03

行知途上的良师益友


与裴海安先生相识始于2001年12月。当时,《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刚颁布不久,语文教学处在“痛并快乐着”的时期。我把自己的一些困惑和想法梳理成《关于语文教学中两个视角误区的思考》一文。听友人说,《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时称《中国小学语文教学论坛》)是一本很有档次的杂志,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诚惶诚恐地把《思考》一文寄了过去。
半月左右,我收到了《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的用稿通知。我很惊讶这么快的反馈速度,激动之余,心中不禁暗生敬意。也就不由得拨响了《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主编裴海安先
2009-12-03

一路随行


紧张工作之余,教育杂志是我释缓心情的香茗,常常从中品出智慧,也从中汲取灵感。而在这些香茗之中,总会第一个捧起《中国小学语文教学论坛》(现名为《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关注那些引领小学语文教学发展的封面人物,徜徉于那些激情四溢、酣畅淋漓的学术争鸣,更衷爱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的性格。他,就像一位有才情、有思想的哲学家、诗人,与每一个有着绚丽梦想的语文探索者随行在岁月的春夏秋冬,并与读者共同经历一路走来的收获。
记忆中,《中国小学语文教学论坛》是伴随着新课程的脚步而生
2009-12-03

百年企盼:中国小语界心中的“论坛”



2000年,《中国小学语文教学论坛》(现名为《语文教学通讯·小学刊》)横空出世。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声春雷。似乎一直以来报刊界在认定小学教师姓“小”的同时,也在拼力追求发“备课设计”,发“课堂实录”,发“作业题”式的资料以救应试之急,发“豆腐干”式的短说以方便轻松阅读。似乎当小学语文教师不太需要理论的导引和理性的思辨。其实,理论对实践的指导和升华,是不以“大、中、小、幼”的不同来决定取舍的。小学语文教学改革与实践的主要问题正是理论的疲软和匮乏。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小语界希望
2009-11-20

说不完的故事



在我所发表的1200多篇文章中,与《语文报》《语文教学通讯》及语文报社所主编的书籍有关的,就有将近200篇。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显现出我与语文报社同人们之间非同寻常的亲密友情。
我在《语文报》发表的第一篇短文是第208期上的《语文教材中的“最”》(1986年5月),约1500字。到了1987年5月,我在《语文报》上就已经发表了八篇短文,其中关于作文构思指导的短文有五篇。后来,我的案头就常有闫银夫老师的信件出现。听他的名字,看他的笔迹,我还以为是老先生呢,几年后见面了,才知
2009-11-20

你们是一条河



我经常被朋友们戏称为是一条小溪。这大概是因为从小性格中活泼率真的因子比较多的缘故。
喜欢这个昵称,但也有一点点苦恼:因为小溪毕竟是浅的。
而我有一段时间曾经梦想成为一个深刻的人。
当我发现深刻于我遥不可及的时候,我便陷入了深深的自卑中。
那些日子,我经常对着电脑上辛辛苦苦敲出来的一行行文字发呆苦恼。我觉得它们浅薄粗疏一无是处。
我的自卑来得很正常。我是个只读了两年大专就匆匆毕业的专科生,很长一段时间在信息闭塞的小县城里呆着。我渴望在教学科研上的突破,不想成为别人
2009-11-18

有一种温暖叫朋友


“朋友”一词对我来说是奢侈的,倒不是因为我清高孤傲或者性格怪僻;在我看来,朋友是一种缘分,可遇而不可求,朝夕相处未必成为朋友,惊鸿一瞥却可成为知己。特别是人到中年,生活和事业的奔波忙碌使人的心壁变得坚硬起来,也常常有孤独感弥漫开来。这时,一个远方的电话,一条问候的短信会不期而至,让你的心中涌起一片温暖。于是,常常感动于这种温暖!
早就忘了与徐永平老师的第一次交流在什么时候,在与语文报社的朋友中交往最多的就是他!
记得一次,我给了他一篇关于高考成语复习指导的文章。我想,凭着我们的关系,他
2009-11-17

我幸福走过的是你搀扶的


欣闻《语文教学通讯》创刊30周年,激动之余,《语文教学通讯》伴我的点点滴滴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在那些难忘的日子里,语通搀扶我,引导我,鼓励我,伴我成长,见证我成功。
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从教学伊始,朋友的推荐让我不费周折结识了语通,从而使由历史转教中文的我不曾走过一点弯路,并在语通的引领下,流连忘返间一路走得欣喜连连:
还记得,那年,初站讲台的无助与无序,茫然间是语通的《教艺轩》《教材馆》让忐忑不安的我找到了方向,也使我一开始就站对了语文教学的位置。今天,《课堂绝技》《名师在线》《
2009-11-16

星辉斑斓遇见你



语文是一条洒满阳光的河。徜徉其中,幸福其中。
撑篙远行,在星辉斑斓里,邂逅你,开始我的精神之旅。
葱茏之夏,2004年。我代表浙江省参加“‘语文报杯’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两年一次的盛会,语文界最权威最高级别的赛事。我凭《故都的秋》获得了一等奖。从此,我握住你的手,就像握住了整个春天;从此,我握住你的手,语文的美感将不会错肩而行。
感谢你,用一条通往明媚天地的路,指示我的方向;感谢你,用一群明快奋发的朋友,鼓舞我的心灵——我们设置了美丽的友情密码,一起调制耐人
2009-11-16

愿《语文报·低幼版》越办越好



主编先生,您好!时常收到《语文报·低幼版》,前两天又收到贵报的合订本,内容很丰富,很耐读。
我很喜欢《语文报·低幼版》这份报纸,她贴近孩子生活,有可读性;贴近小学语文教学,有知识性;特别是选登了一些名家作品,又有了示范性。另外,报纸的版面设计也颇美观大方,很适合孩子们阅读。
愿你们越办越好!

【作者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曾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等】
2009-11-16

我和《语文报·低幼版》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在北京的一次文学会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当时这份报纸的主编高海平先生,从此,我就与《语文报·低幼版》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在电话中又结识了低幼版现任主编吴殿魁先生和编辑董碧云老师。20余年来在与他们不断交往中,得到不少帮助与鼓励,自己受益匪浅。
十余年来,与低幼版交往中给我印象较深的是董碧云老师。她不仅责任心强,可贵的是善于启发作者的写作思路。比如,低幼版筹备400期纪念专刊时,我有幸被邀请写篇文章。接到通知后我冥思苦想不知从何写起,一时间颇有些陷入“山重水复疑无路
2009-09-21

我的心里话


十年来,我对《语文报·低幼版》情有独钟。她是我的良师,我的挚友,因而我特别崇敬她、珍爱她。
每当阅读《语文报·低幼版》,就是进入芬芳的花园、知识的海洋,获得美妙的精神享受。那一篇篇美文,那一首首佳作,授人知识,给人启迪,激发智慧,丰富情感。小朋友读她,长了大学问;成年人读她,也多多获益。她是中华语文第一报,完全名副其实。要是谁和她擦肩而过,那是莫大的损失。我惊异:她怎么能如此秀外慧中,赢得众皆赞赏的?哦,完全是编辑的心血浇灌,催开了这枝奇葩的啊!
阅读《语文报·低幼版》,激活了我写作的
2009-09-21

温馨的回顾,良好的祝愿



记得吗?我的《识字儿歌》犹如一朵朵稚嫩的小野花,在你的绿野上接连绽放;我的《红色童谣》犹如一把把不太高明的小号角,在你的绿野上几次吹响;我的《拼音故事》在你的绿野上流淌着我对小读者的深情;我的《家长寄语》在你的绿野上畅抒着我作为家长的心声……我愿意在你的绿野上抛洒汗水、倾注心血,因为我是一个人民教师,我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
记得吗?你的原任主编高海平约我撰写书稿,你的现任主编吴殿魁与我深情交流,你的责编董碧云和我频频切磋稿件……他们是你的辛勤园丁,以精益求精的追求使你日益
2009-09-21

《语文报》给我铺了一条路


1993年,已画了十来年新闻漫画的我觉得应该拓展一下自己的创作路子,在知识漫画方面搞点名堂。因为漫画对于儿童来说,是传输知识的最佳形式。我折腾了好几天,总算搞出“小驴儿成语四格漫画系列”的一些画稿,便直奔语文报社编辑部。找谁呢?一个人不认识。找美编吧!同行好沟通。当时在《语文报》担任美编的正是现在《语文报·低幼版》的主编吴殿魁先生。吴先生听了我的打算,看了我的画稿,觉得这个选题不错,要我长期画下去,先以《小驴儿学成语》做个开头,慢慢再扩大其他内容。谁知我这人做事有头无尾,因当时突如其来的工
2009-09-21

乐在其中,其乐无穷


为《语文报·低幼版》版面绘画的十几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和小朋友一样盼望着每期的报纸快快到手。《语文报》一来,我先急急忙忙地从第一版到第四版浏览一遍五彩的画面,看到阅读、字词、迷你连环画版,我会找个舒服的椅子坐下来仔细地欣赏。
我最喜欢寒假、暑期的综合版,除了语文知识外,还能获取丰富的信息,即使在家里,仍可以了解天文地理,宇宙万象。瞧,我们的小眼睛看见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我们的小脚丫走遍天涯呢!
这十几年一路走来,我身边增加了很多可爱的好朋友:胖胖猪啊、皮皮猴啊、乖乖兔啊,当然还有
2009-09-21

老朋友的祝福



语文报社满30岁了,让我这位老朋友祝贺她生日快乐!
我是从1987年开始为《语文报》撰稿的。自《语文报·低幼版》问世以来,共计发稿87篇。1996年,高海平主编向我约一组散文诗,发了一期名家专版,并附相片、简介和题词,让我兴奋不已。2001年、2002年连续两年获优秀稿奖金。在她10岁生日时,又登了我的贺词,并且长期以来赠送一份报纸,这些鼓励使我难以忘怀。《语文报·低幼版》不仅通联工作做得好,而且确实是一份高品位、高质量的彩报,仅我发表的稿件中,多次被收入一些选集,如《石
2009-09-21

关于“课本剧”,我来说两句


《语文报·低幼版》从创办到现在,我认为是全国小朋友最丰富的精神食粮,是孩子们最喜爱的德智体美的活动园地。
我的品种(课本剧)现在已是稀有品种了。因为剧本和相声没有人写了,尤其是儿童的。教科书从来没有这两个文学品种,而全国儿童评奖更没有这种文学体裁。
你们对儿童文学的体裁不是狭隘地对待的,所以将儿童戏剧与儿童曲艺作品体现在版面上,给予鼓励。虽然数量少,但让这些体裁有了容身之地,非常感谢你们。
我认为《戏剧版》不必狭定为“课本剧”,因为不是所有课本都能改编课本剧的,如诗歌、散文就不能。改
2009-09-21

那幽幽的清香


多年前,朝霞满天的早晨,几份散发着幽香的《语文报》摆在了我的书案上,随手展阅,淡淡的油墨伴着语言的清香沁人心脾。从此,这股清香熏陶着我,也熏陶着我的学生、我的同事。
工作之余展报留芳,潜移默化,也想为这份清香添点小花什么的,于是育了一朵《浓郁的画,深厚的情》,居然开了。于是,我和《语文报》的编辑有了沟通,话筒的那一头送来的鼓励话语同样透着《语文报》同人的特有清香。
记得那是2007年10月,为了设计三四年级版“第六届‘1+1’全国小学生读写大赛”赛题,我在阅读样刊时发现其中一篇选文内容
2009-09-21

我与《小学语文报》几位编辑的交往


记得还是在中学时代,我就开始阅读《语文报》了。自从做了语文教研员,开始与一些编辑老师认识、交往、合作。最早结识的是吴殿魁先生。记得第一次与他见面是在洛阳,当时正准备启动新课程改革,我们一起参加一个研讨会。吴老师为人热情豪爽,而且相当有思想,对语文改革很有看法,许多观念与课改精神非常切合。后来接触比较多的是闫银夫、房晓雯、王睿几位老师。阎老师是个非常睿智、懂专业的资深编辑,他对小学语文教育有很多独到的见解。晓雯老师,应当是最熟悉的一位了,我们经常通电话或者邮件联系,但遗憾的是至今未能谋面。她
2009-09-21

共沐语文的暖雨


记得那一次,我见到了《语文报·小学版》的编辑房晓雯。我问她:“给你们写稿的作者都有哪些人?”她说:“我们的报纸是全国性的,来稿主要有两种,一是教师稿,一是学生稿。教师稿作者主要是全国各地的小学语文教师,学生稿作者是三四年级的学生。”我说:“我一直关注着你们的报纸,也愿意为你们写稿。”房老师笑着说:“好啊。欢迎你加入我们的作者队伍。”
写稿之余,我们也会在一起聊聊。我说:“你们的稿子都是三四百字的小稿,写起来还不是小菜一碟?”房老师听了,马上反驳我说:“写小稿子要比写大稿子难,小稿子不是字
2009-09-21

感谢·感动·感恩



在近20年的时间里,我从读者变成了作者,并且与语文报社的编辑们成了密切交流的朋友——文字是我们交流的内容,信箱是我们联系的通道。在与他们的沟通中,我深感着他们的兢兢业业——那样的千方百计,那样的精益求精。为了打造《语文报·小学版》1000期的庆典活动,阎主编亲赴徐州与我交流创意。几经研讨,课本剧《甜甜的语文》成功出台了;为了共同策划寒暑期的板块,房晓雯老师亲切地说:“我的手机一天24小时随时开着……”王睿老师曾不止一次和我探讨什么样的文章孩子最喜欢读,读了最受益。为了孩子,编辑老师的责
2009-09-21

当看到第一张样报时



记得那是1985年的一天,走进办公室,一张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报纸静静地躺在我的办公桌上。“呀!《语文报》!”我惊喜地喊道。是呀,从语文报社的三位编辑与我们商讨筹办《小学语文报》,并聘请我与倪圣道、武振江两位老师为社外编辑起,从我把编好的第一批稿件寄出去起,我就像农夫盼望播下的种子快点长成禾苗一样,急切地盼着,盼着这份集知识性、趣味性、指导性于一体的报纸早日面世,今天终于看到了。
我急忙拿起报纸欣喜地读着、欣赏着、摩挲着……这张内容丰富、形式活泼、插图新颖,但从整体看还略显稚嫩的报纸是我
2009-09-21

《语文报》——语文教学的源头活水



1993年,为了搞好语文教学,我在报刊订阅宣传报上,知道了有一种报纸叫《语文报》。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订阅了一份。从此,便与《语文报》结下了不解之缘,有了与《语文报》有关的一个个故事。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订报后不久,邮递员送来了一份《语文报》。当时是初高中合版,仔细阅读一下,感觉良好,特别是《语文报》上刊登的课文辅导方面的文章,使我对教材的理解更为深刻透彻,更准确,对我们做好语文教学工作,提高语文成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读多了教材研究方面的文章,竟也有了想写一写这样
2009-09-21

《语文报》——三代人的良师益友


从《语文报》诞生那时起,我就时时陶醉于她的芳香,并采集她的种子播洒在我的课堂,让莘莘学子同享芬芳。近30年过去了,《语文报》已发展成为姹紫嫣红的百花园。其间,我也会给她松一次土,浇一回水,播一粒种,尽己之力做一个“编外园丁”。日积月累,居然有100余朵小花绽开其中。1984年,我女儿上初中,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领她走进《语文报》的百花园。于是,父女俩一起徜徉其中,其乐融融,收获多多,一直到女儿高中毕业。2007年,我的外孙女上小学二年级,原在《语文报·初中版》后来调到小学版的房晓雯编辑约我写
2009-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