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社长专栏 > 正文

社长专栏:太阳会照常升起

编辑:蔡智敏 录入:cl 来源:本站原创 2012-12-19 09:28:44 

  自上世纪末以来,各种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经常出现。有的是疯狂的个体的恣意妄说,有的是似是而非的宗教预言,还有所谓科学家的预测。虽然这种种的预言最后都被证明是虚妄无稽之词,却也常常引起很多人的恐慌。有的人甚至因为这种预言而绝望崩溃,最后竟至于自杀而死。直到最近,也还有据说是受了末日预言的影响而产生的疯狂的犯罪行为。这足以说明,对这种预言产生的社会影响,是不可以忽略不计的。而更重要的是,这种种预言的扩散,大大加剧了世界各地的悲观主义情绪。而悲观主义情绪的弥漫,正十分严重地侵蚀着人们的精神与生活。它能使人们精神消沉颓废,生活灰暗绝望。它是摧毁理想的暗器,鸩杀理性的毒药。
关于世界末日的种种神秘预测,推究其思想根源,不外乎几种:一是疯狂的幻觉,二是有意的欺妄,三是自以为是的傲慢。
疯狂的幻觉的产生,看起来是全然个体的表现,但也绝不会是全无社会原因的。个体的生存焦虑是与整个社会的生存状态有关的。当一个人在现实的生活环境中找不到被深度压抑的精神力量的出口,就极有可能在一种自欺的虚妄中寻求出路。种种出自个体的疯狂预言,本来是最不值得理会的,它是病态的个体进入一种自我迷醉状态后的言说。但是,即便这样一种疯狂的言说,也会有人相信,却足以说明很多人精神的脆弱与理性能力的低下。
有意的欺妄不论其出于何种理由,也不论它呈现出的是简单的断定还是完整的、似乎是出于理性的理论言说,它与疯狂的幻觉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种清醒的论断。发明者未必真正相信自己的言说,但他需要这言说。因为他有明确的目的。这目的如果不是为了使人产生畏惧与恐慌心理,使整个社会不得安宁,那就是为了借此使人寻求解脱之道。而所谓的解脱之道是早就为你预备好了的,那就是皈依与迷信。发明者为了让很多盲目的生命结合在自己的旗帜之下,用种种黑色的预言作为自己的招魂曲。而末日预言只是众多招魂曲中的一支曲子。它的根基是生命的有限性及对于未来的不可知。因其有限,我们才极容易陷入悲观主义的泥坑;因其不可知,我们才极容易相信虚妄之词,以为那就是无边的黑暗中一点可见的光亮。而那光亮的真假,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无从推究的。
我们生活的时代,确实是一个科学技术异常发达的时代,无处不在的技术革新正在日新月异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人类也由此获得了无数的享受,这是科学技术带来的福祉。也正因如此,这必然是一个科学主义盛行的时代。个别自以为是的科学家于是毫不犹豫地担当起了大祭祀的角色,他试图解释一切,也预言一切。所不同的是,他们所凭借的不是与天地神灵的精神沟通,由神灵附体来预言未来,而是从有限的科学知识推断未知的领域。于是我们从一些令人惊异的科学家的理论中,知道了宇宙的开始和终结,更不用说太阳系的毁灭与地球的死亡。所有这一切虽然都是发生在遥远的过去和同样遥远的未来,但这种理论的大行其道,所摧毁的绝不仅仅是上古时代就已经创造出来的关于神秘星空的美丽神话,而是当代人关于人类未来的理想与信念。既然等待人类的不外是彻底的毁灭,那么,我们的一切努力又有什么意义?我们不得不说,一些科学家的看似伟大的科学思想,正在摧毁人类生存的精神根基。
科学的发展以人类理性的发展为根基。人类对世界与自我的永不停顿的反思,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基本条件。但是,人类作为个体的存在,永远是有限的时间与空间中的存在。我们面对茫茫无际的宇宙,不论自以为我们的科学技术已经多么发达,我们所知也不过是无边的大海里一个微小的水滴。如果忘记了这一点,以有限的所知去推断有限的生命永远无法证实的无限的未来,甚至以个体的直觉为基础,为无限的宇宙下断语,这种做法,除了表现出我们自以为是的傲慢之外,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求知是人类的伟大天性,而追问一切是科学家的权利,但对于这种追问的追问同样是理性的权利,也是大众的权利。如果理性被误用,必然会走向它的反面。再以此去教导大众,必然会毁灭生活的理性。
由科学导致的自以为是的傲慢与由迷信导致的傲慢当然有不同之处。前者出于对知识的极度迷信,是理性的僭妄,而后者是对理性的直接遗弃。当那些先知先觉的圣人们以直观的智慧洞悉未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将自己置于上帝的位置。两者的共同特点是:都会以无所不知的面貌散布一种独断的信念,都会在这种自以为是的独断信念中陷入一种傲慢的自欺。
多少年来,科学技术的发展使人们对于康德的不可知论早已怀着十分不屑的态度,但人们常常忘了,康德本身就是天文学家,他从来也不否认我们的“能知”。他只是告诉我们,我们所知的只是现象,我们无法实现终极意义上的“知”。正如我们可以通过种种实验和观察能对所谓的宇宙大爆炸进行推论,但我们永远也没有办法对于宇宙的诞生过程进行真正的实证,更无从进行直观。我们可以通过观察蜜蜂和蚂蚁的生活和行为方式对它们的社会组织进行研究,但我们永远也不可知道其内在的思维方式。因为即便科学无限发达,我们也不可能将自己变成蜜蜂和蚂蚁。面对无限的自然,我们的知识无论是在广度还是深度上,永远是有限的,不管我们利用自己的知识完成了多么伟大的奇迹。所以,谦卑并不是人类的耻辱,狂妄才是真正的耻辱。“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中国智者的简朴格言,呈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理性的态度。科学的预测和推想当然是不可避免的、有伟大价值的,但我们需要一个限度,最好不要将人类的生存连根拔起。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上世纪的历史,就不会忘记,特别是在社会思想领域,各式各样的先知们,无不打着科学的旗号,为人类安排未来,如果他们能够更谦虚一些,不知要为人类免除多少不必要的灾难。
每一种伟大的宗教都有它独特的世界观,它构成信仰的基础。但宗教的真正价值不是使人惶恐,而是使人们的生活归于安宁。如果一种宗教不能使信仰者当下的生活得更充实、安宁、健康和有意义,那么,这样的宗教就是毫无价值的。如果有人假宗教之名,散布令人恐怖的谎言,那无异于用魔鬼的毒药来饲养灵魂。
我们生活的世界并不安宁。远的不说,单就上世纪末以来,政治动荡、经济危机、残酷的战争、可怕的自然灾害,一直都在震撼着这个看似平静的星球。这一切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如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产生的影响更为剧烈。因为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发生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事件,不仅会迅速传遍全球,它的影响还会以裂变式的传播方法无限度地扩大。这种在过去任何时代都难以迅速凝聚的消极力量,正通过当代无处不在的信息技术,于不经意间摧毁无数人的生活信念和生活理想。而失去生活信念和生活理想的人们,最容易被生活的压力压垮。生活的诗意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孤独、绝望、忧郁与彷徨,是无处不在的生存焦虑。现代派艺术所描述的灰暗、孤独、无聊的生活境况,正是生活的真实写照。在现实生活中,当我们惊异于那样一些极端的、令人难以理解的犯罪行为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那不过是一种极端的生存焦虑的极端表现而已。可怕的是,这种犯罪行为正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地上演。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我们这样一个看似科学如此昌明的时代,悲观绝望的情绪会比以往任何时代更容易摧毁人们的精神家园。
何以自赎?除了健康的理性,我们仍然别无它途。

2012.12.19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