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汉语 > 文化中国 > 旅游 > 正文

日文 书香之城眉山 --孕奇蓄秀当此地,郁然千载诗书城

作者: 录入:cl 来源:网络孔子学院 2017-03-23 11:04:40 

                                                                                                             

眉山三苏祠,三苏故事饰画。

在成都平原的西南一隅,澄碧清澈的岷江平缓地淌至它的中游,两岸沃野平畴、生机安然。小城城郊有座小山,远望秀美如眉,得名“眉山”,小城因而称为“眉州”,也便是如今的四川省眉山市。

在《舆地广记》中,有这样一段对眉山的记载:“眉州,秦属蜀郡,汉属犍为郡,晋宋皆因之。……望,眉山县,本汉武阳县地,后分置齐通县,为齐通郡治。”

眉州、眉山之名,在历史上多有变迁,但此方江山形貌,却是灵秀千年未变。眉山自古便有“古之形胜地”的美誉,“山秀水清,通衢平直”,为“江山秀气所聚”,“学者独盛,以诗书为业,以名节相尚”,“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渥岷江之丰润,撷峨眉之灵气,眉山之胜景,在山水,更在人文。

一说到眉山,不得不提到的便是唐宋八大家中的“三苏”。无论是眉山“钟灵毓秀,物华天宝”之美景,抑或是北宋立国以来“百年承平”之盛况,都为三苏的出现提供了极为优越的自然与物质条件。而同时,三苏对自己家乡的盛景,也是赞不绝口。

在苏轼众多诗作中,“岷峨”一词多次出现,因岷峨二山都在眉山周边,且“岷”亦有岷江之意,东坡多借此词抒发远游思乡之意:如《壶中九华诗并引》中的“我家岷蜀最高峰,梦里犹惊翠扫空”;《送运判朱朝奉入蜀》中的“岷峨天一方,云月在我侧”;《眉州远景楼》中的“若夫登临览观之乐,山川风物之美,轼将归老于故丘,布衣幅巾,从邦君于其上,酒酣乐作,援笔而赋之,以颂黎侯之遗爱,尚未晚也”。无一不表达出他对家乡的眷恋与深情。

        

大苏 苏轼                小苏 苏辙

老苏 苏洵

苏辙也有极为深厚的家乡情结,他不仅曾在为四川老乡戴朝议送行时赋诗一句:“岷山招我早归来”,且在晚年如是说:“思家松菊荒三径,回首讴歌沸二天”。这些诗句同样体现了苏辙对归乡的盼望和向往。

四川眉山三苏祠,《赤壁赋》石刻。

和他思乡意重的两个儿子不同,苏洵对家乡,更多的是赞美和热爱。从“岷山之阳土如腴,江水清滑多鲤鱼”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他眼中,家乡山水之富足,而“古人居之富者众”更是能看出苏洵对家乡繁盛之状的自豪与骄傲。

眉山三苏祠, 苏东坡雕像。

眉山作为一个文化符号,不只存在于三苏的诗句之间。苏轼在眉山生活了大约25年,也留下了不少的遗迹与故居。“纱毂行”位于眉山西南隅,意为“买卖纱线、布帛及纺织工具的地方”,是唯一一个在苏轼作品中多次确凿出现的故居之名,据三苏书信诗文可知,纱毂行故居有书堂、南轩,有竹笼、桐柏、菜圃,一个令人心向往之的书香庭院跃然纸上。历经岁月沧桑,纱毂行故居已衍生发展为眉山三苏祠博物馆,每逢佳节,游人往来,偶有人歌一曲《水调歌头》,仿佛千百年弹指,万物未变。而苏轼启蒙的天庆观乡校和他埋葬亡妻的“年年断肠处”——“老翁山坟茔”等不少遗迹,在他的文学作品中,也获得了超越时空的精神价值与人文观照情怀。

雕版印刷,四川成都永陵博物馆(王建墓)。

三苏能成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极为鲜明而经典的文化符号,离不开眉山的文化熏陶。而眉山深厚的文化底蕴,孕育出的却不仅仅是苏氏三子,还有更为庞大的进士群体。

四川盆地三面环山,秦岭等险峰峻岭将关中与中原的战火几乎完全隔绝开来,而距离巴蜀首府几百里的眉山,在宋代仿佛避世的桃源,拥有上300年的安宁稳定。正是这种安居的大环境,使得眉山人民得以潜心耕读,也使得进士群体的出现与发展有了丰厚的物质与文化土壤。

四川眉山三苏祠,印刷场景雕塑。

两宋时期的统治者都极为重视文化教育,眉山的历任官员更是如此。嘉定年间的魏了翁任眉州知府,每月初一、十五都会亲自去学校讲学,指导士子学习。不仅如此,眉山的学校与川内其他地区相比,数量极为可观。《宾退录》记载:“嘉、眉多士之乡,凡一成之聚,必相与合力建夫子庙、春秋释奠,士子私讲《礼》焉,名之曰乡校。亦有养士者,谓之小学。眉州四县,凡十有三所。……他郡惟遂宁四所,普州二所……”当时官办学校有州学、县学,民办的有私学、书院等。而据《四川书院史》统计,在宋代四川各地共建有书院29所,其中眉州便有5所。众多的学校为眉山提供丰富教育资源的同时,也为其浓郁的学习氛围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雕版印刷,四川成都永陵博物馆(王建墓)。

学校数量的崛起吸引了大批的年轻人求学问道,苏轼在《道士张易简》与《众妙堂记》两文中曾提及,他的蒙学学校,常年学生数量上百。而眉山城西的寿昌院,一州四县便有五千人应试,教育规模之大,令人叹为观止。

四川眉山三苏祠,制笔场景雕塑。

尚文、尚学的社会氛围与家庭氛围,使得眉山在宋朝参加科考、考取进士与步入仕途的人数不断攀升,在两宋时期高达909人,连南宋京城所在地——浙江也难以望其项背。南宋王朝总共培养了6000余名进士,平均每县仅约90人,而眉山县仅一县,便达到近600人。宋仁宗也曾因眉州才俊而惊叹:“天下好学之士皆出眉山!”

颜体雕版《金刚经》,苏州寒山寺。

无论是以三苏为代表的优秀个体,还是近千名进士的大群体,我们都可以由此看出眉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突出特征,而这一举国闻名的读书之城,印刷业也同样位属翘楚。

唐代雕版印刷的发明,为书籍的大量传播提供了难能可贵的机会与基础。成都在五代时是蜀的首都,宰相毋昭裔也曾大力提倡刻书:“出私财百万。营学馆。且请刻板印九经。蜀主从之。由是蜀中文学复盛……九经传布甚广。”北宋开宝四年,官府派人到成都雕刻共五千多卷的《大藏经》,蜀本由此而得名。在此影响下,眉山、三台、邛崃等地的雕版印刷也逐步发展起来。

苏轼《李氏山房藏书记》说:“余犹及见老儒先生,言其少时《史记》《汉书》皆手自书,日夜诵读,惟恐不及。近岁市人转相摹刻,诸子百家之书日传万纸,学者之于书多且易致。”可见苏轼时眉山的印书业已大大发展,而到南宋时期,眉山便成为和杭州、福建建阳并称的三大印刷中心,声名远扬。

南朝南齐书《祖冲之传》,北京国家博物馆。

四川印本称为蜀本。其特点是纸张洁白,字体多颜体:“撇捺遒长,笔画肥劲朴厚,结构架势雄伟壮丽,版式疏朗悦目”。版心中缝下端多有刻工姓名,校勘精当。字大如钱,墨色如漆,在南宋雕版中别具疏朗明快风格。

书籍的增多使得在眉山,读书、藏书成为一种社会风气,同时也有力地促进了眉山文化的发展。眉山当时著名的藏书地点“孙氏书楼”,建自唐代,延续三百多年,为宋代任何藏书家所不及。眉州人才辈出,两宋时期曾出886名甲乙科进士,与眉山雕版印书业的发展同样密不可分。

作为成都平原上一颗闪亮的明珠,眉山在历史上实属难得的书香盎然之城,崇文尚学、印书藏书,厚重的文化底蕴历经千年依旧吸引着世人的目光。在三苏祠里,在玻璃江边,犹有桃源一般安居乐业、耕读为生的遗风。“蜿蜒回顾山有情,平铺十里江无声。孕奇蓄秀当此地,郁然千载诗书城。”如今的眉山,丝毫未退陆游游览至此的灵性与质朴,毕竟那些已淹没于历史风尘中的才子与文采曾扎根于此,也归根于此,才情与精神早已融入此方风土,与天地、与人们共存,因而生生不息,得以永恒。

位于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境内的瓦屋山国家级森林公园风景区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