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汉语 > 文化中国 > 音画 > 正文

曲艺的六种艺术手法

作者: 录入:tmx 来源:华文教育 2017-09-25 14:23:01 

  

  说,要明白生动。北方曲艺演员曾经说过:"说书一股劲,唱曲一段情,句句警人心,听者自动容"。说,要做到"一股劲""警人心",就要在介绍地点、描写环境、讲解故事的来龙去脉,刻画人物、摹拟人物对话、剖析人物心理活动以及做出评价等多方面,自始至终说得明白生动,引人入胜。
 
  当然,基础是书词要写得符合上述要求。赵树理同志创作的评书《登记》就有这个特点。它开头是: ……这个故事要是出在三十年前,"罗汉钱"这东西就不用解释;可惜我要说的故事是个新故事,听书的朋友们又有一大半是年轻人,因此……就得先把"罗汉钱"这东西交代一下。
 
  
 
  唱,要优美动听。曲艺演唱的往往是较长的叙事诗或抒情诗,这就要求演员结合故事情节和人物思想感情,引吭高歌。在一篇唱词中,要有一两个核心唱段,设计好优美动听的唱腔,以感染观众。西河大鼓《邱少云》结尾,有六句颂歌是:天上的星星永远亮晶晶, 地上的清泉永远水清清。 大江流水永远流不尽, 高山的松柏永远青又青。 我们的英雄邱少云, 你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著名演员马增芬在设计音乐时,前四句用深沉婉转、激昂有力的曲牌"双高",最后以悠扬跌宕的曲牌"海底捞月"收尾,充分表达了对英雄的崇敬和怀念的深情。听起来余音袅袅,回味无穷。
 
  
 
  演,要注意表情。曲艺是轻骑短刃,一两个演员往往要在工厂,田间、工地、哨所为成千上万的群众演唱。表演时,要求演员靠声调、语气和面部表情的变化来表达思想感情,而形体动作和小道具的运用(醒木、折扇、手绢等)则是辅助性的。
 
  表演前要设计好人物的位置,眼神的视线要有目的性,面部表情主要靠眼神的变化向观众交代。这就叫"眼灵睛用力,面状心中生"。有时语言、表演结合在一起,叫话相齐发。曲艺的表演讲究神似,摹拟动作不宜过多。
 
  
 
  评,要观点鲜明。宋代罗烨有两句话:"讲论只凭三寸舌,秤评天下浅和深。"说的是演员在演唱中间,凡对书里的事物进行评论介绍,对书里的主要正面人物着重赞扬,对某些反面人物批判贬抑,都要观点鲜明。经常使用的手法有散文、韵白、唱词三种。散文的评,例如评书《小技术员战服神仙手》:各位:说这段书不比"三国","水浒",那些书虽然热闹非常,然而距离今天太远,借鉴之处究竟不多,也不比"荒江女侠"、"深宫艳史"之类,毒素满篇,纯粹是荒谬怪诞之说。这一段新词儿思想斗争针锋相对,故事情节曲折、复杂。不仅满有趣味,而且促人猛省。仔细听来,保证受益不浅。
 
  韵白的评,例如评书《艺海群英》: 年纪大约三十多,浓眉大眼嘴皮薄,半旧礼帽边沿破,衣衫钮扣半脱落,单褥一条随风颠,布鞋没跟露赤脚。畏寒守住空桌坐,客茶满斟没敢喝,果真是,江湖卖艺受奔波,流离失所苦生活! 唱词的评,例如快板书《峻岭青松》: 老劲爷,身披晚霞多壮美, 凛凛雄姿更威风。 英雄事迹争传颂, 高山峻岭立青松。 评,有时是夹叙夹评,在传统书目中称为"人物赞"。它用寥寥数笔塑造人物的神采和外貌,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噱,要趣味隽永。曲艺要有趣味性,娱乐性。相声是逗笑的,相声以外的其他曲种也要求有适当的"噱头"、"包袱儿",使听众听了感到轻松愉快。"肉里噱"来白生活,与故事内容紧紧结合,听后有回味。"外插花"是活跃气氛的插科打诨,相声演员称它"佐料包袱儿",不可缺少,也不宜过多。而那种为逗笑而逗笑,一味耍贪嘴的表演,则会起到相反效果。应该提倡的是趣味高尚、耐人琢磨的"噱头"。例如单口相声《追车》,提到解放前通货膨胀,"我三叔"花了不少钱才买到一辆破车时,写得很生动可笑:"……他勒紧腰带也要买辆自行车。那阵花了金圆券是多少来着?这么说吧:二斤半!在寄卖行买了一辆旧车。这辆车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二斤半钞票,可以想见金圆券贬值,都快成废纸了。该响的铃不响,而其他地方都响,这辆车破到什么严重程度,可想而知。这正是恰到好处的"肉中噱"。
 
  学
 
  学,要绘声绘形。根据叙述故事情节和刻画人物特征的需要,演员表演时常常仿学方言、方音,以摹拟不同的人物;仿学市场叫卖声,戏曲唱腔,以描绘特定环境;有时也用鸡鸣、犬吠、马嘶声、军号声、枪炮声、火车声、飞机声等口技,使听众从声音形象上产生真实感。这种手法简捷有力。张次溪在《人民首都的天桥》中指出:"举凡古人交锋对垒,以及关于发音者,尤须以口代之。……学风时必要说:呜呜呜狂风大作。学雨时必说:哗哗哗大雨犹如飘泼一般。发炮时必说:光光光三声炮响。学雷时必说:咕噜噜沉雷震动山川。……就怕赶上说下雪,干张着大嘴,没法儿办。"
 
    过去表演相声提到"学"时常说:"学点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河里凫的,草窠里蹦的"。这说明当时相声还带着表演口技的痕迹。现在则已经很少有人表演了。 说、唱、演、评、噱、学,这六种艺术手法,是从多数曲种当中提炼归纳出来的。个别曲种如弹词,还强调演员表演时要掌握乐器(琵琶、三弦),所以它的艺术手法中又多了一个"弹"。这只是大同中的小异。
 
【来源:中国文化网】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