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汉语 > 汉语课堂 > 正文

汉语词语的“语用意义”教学

作者: 录入:cl 来源:网络孔子学院 2017-03-24 10:48:57 

 

导读

本期“教学研讨”选登一中一泰两位汉语教师合作的研究文论,与汉语教学同仁们一起细究针对泰国学生的汉语词汇教学。

提出背景

在第二语言学习的中高级阶段,词汇的习得最为重要,难度也最大,所以张志公先生说“语汇重要语汇难。”以往的研究已经证明,在第二语言的习得与运用中,词汇方面的偏误在各类言语错误中所占的比例最大。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也是如此,吴丽君(2002)对日本学习者汉语中介语的各种偏误进行研究,得出“词语运用方面的偏误占88%左右。”

我们知道,词语包括词汇意义和语法意义,这些意义都可以在词典中呈现出来,是教师和学习者在教与学的过程中非常重视的。然而,词语还有一种意义是在交际中体现出来的特殊意义——语用意义。不理解词语的语用意义,可能会造成表达不得体。我们通过对泰国学习者的日常写作及口语交际进行观察、分析,总结出几点问题,与大家共享。

案例分析

词语的语用意义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情感色彩(褒贬、喜恶、尊卑等);第二,语体色彩(口语与书面语、庄重与随意等);第三,文化含义(委婉、隐讳等)。

1.情感色彩差异。任何一种语言中,都有很多词语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逐渐有了褒贬、喜恶等色彩。例如:

(1)下课以后,我本来打算到宿舍旁边的集市去逛逛街,后来我变了卦,因为教我马来西亚语的老师来了。

(2)我看着他们说:“我是不是很平易近人。”

(3)我和兰吵了架以后,两个人的个性都很顽固,没有谁肯向对方道歉。

这3例中的“变卦、平易近人、顽固”使用不当。“变卦”是指“定好的事,忽然改变。”一般用在别人做了承诺但却毫无理由地改变时,有明显的贬义。应该改为“改变了主意/想法”;“平易近人”的概念意义是“态度平和,对待人没有架子,使人容易接近。”一般是说长者、地位尊贵者对下的态度,用于同学之间不合适。“顽固”表示“固执己见,不接受别人的意见,词典中注明多含贬义”,因此用来说恋爱中的“我和兰”不合适,应该改为中性的“固执”。

2.语体差异。主要指书面语、口语的不同。例如:

(4)哈利的家人都在他家吃团圆饭,他们一边谈话,一边吃饭。

(5)亲爱的母亲(学生书信的称呼语)

“谈话”有正式、庄重的意味,是态度较严肃、事情较重大的对谈,书面语味道很重,用在吃团圆饭的时候应换成“聊天儿”;第5例中,从“亲爱的”可以看出是轻松的聊天,写信也是比较轻松随意的,而“母亲”比较正式,这里换成“妈妈”比较合适。

3.文化含义差异。有些词语本身蕴含着汉民族的风俗习惯、价值观念等文化含义,教师在教学中应该特别指出,不要让学生混淆。例如:

(6)听说你家买了新房,哪天去你家参观你的新房?

(7)回到家发现妈妈不在了,马上大哭起来。

(8)书房的左边是书桌,右边是厕所,书桌正对着厕所。

上面三个例子中,“新房”用得不当,我曾用这个例子问过一些泰国的本科生、研究生,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其中的问题。“新房”其实指的是一对新婚夫妇住的房子,可能是新建的房子,也可能是旧房子,甚至是租别人的房子。而这里应该用“新房子”;“不在了”虽然还不能说是一个词,但它的形式已经比较固定,并且有特定的含义,专门指“去世”,和“死”同义。但中国人忌讳说“死”这个词,一般不用于自己的亲人和尊敬的人,因此用“不在了”来委婉地表达,这里应该改为“不在、不在家、不见了”等;例(8)的“厕所”也是中国人在交际中常要隐饰掉的一个词,一般称“卫生间”比较好。中国的售楼工作人员在介绍房子格局时都会说“三房两厅两卫”或“两房一厅一卫”,绝不会说是“两房一厅一厕”。

教学策略

1、联系上下文,结合语境的词语教学。

汉语语用意义的教学,最有效的方法是将词语放在有效情境之中。这里的有效情境,指的是词语的前后词语搭配以及上下文。例如,“死”这个词一般比“去世”要早出现,但老师在讲解时,可以告诉学生,在说一般人时,可以用它,但在用于我们熟悉的或是尊敬的人时,我们一般用“不在了、去世”来委婉地表示,然后用“爷爷奶奶”的句子呈现。同样的道理,我们在讲解“新房”时,可以给学生这样的例句:

(9)你下个星期结婚,新房都布置好了吗?

(10)他在市中心买了新房子,准备拿来做自己的新房。

2、加强相关词语的比较教学。

第一是目的语之间的比较,例如,“进行”这个词一般要求其后面的动词宾语是双音节的,但到这里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解释它的语用含义——用于庄重、正式的场合,我们可以做一个这样的对比:

(11)进行会谈            *进行聊天儿

进行磋商            *进行商量

左边的“会谈、磋商”都是比较正式的书面语,右边的“聊天儿、商量”是比较口语的、较为随意的词语,因此前者可以和“进行”搭配,后者不行。

第二是学习者的母语和目的语之间进行。二语学习者的母语一定会对他的目的语学习产生影响,有时候是好的正面的影响,叫正迁移,有时候是不好的负面的影响,叫负迁移。学习者对于母语对自己二语的学习影响往往习焉不察,因此教师需要通过对比分析,化解负迁移。例如,泰语可以用一个词 “เปลี่ยนใจ”(change one’s mind)来翻译汉语的两个词义:“变卦”和“改变主意”,所以教师就一定要强调“变卦”的贬义色彩。

参考文献

吴丽君日本学生汉语习得偏误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

胡清国建构主义与中高级汉语词语教学,《海外华文教育》2011年第5期

陶红印试论语体分类的语法学意义,《当代语言学》1999年第3期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