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汉语 > 汉语课堂 > 正文

举一反三学中文

作者: 录入:cl 来源:网络孔子学院 2017-03-27 10:03:07 

 钱穆先生曾说,中国人的思想要用中国人的语言来讲。现代语言学之父也说:表达思想的基础,各个语言是不一样的。

天地之间没有什么东西可与语言相比,而中文在众多的书写系统中也是无与伦比的。语言文字本是两个系统,然而索绪尔指出:“文字若像中国人的那般复杂,那么语言在脑子里就与文字不可分离了。难以把这两者分离开来,令人震惊的是,文字对中国人而言,变成了第二种语言;书写的字词成为一个单独的字词,甚至在交谈中也会介入进来,用字词对口说的词语进行说明。字词发音相同时,中国人便比划符号。“(《第二次普通语言学教程导论》第14页。)

远在中国具有第一本语法教科书《马氏文通》之前,许慎的《说文解字》就诞生了。索绪尔对中文的认识与许慎之论断:“书,如也。”可以说是异曲同工。这足以说明中文所具有的独特性。文字同语言一样,是一个符号系统。系统内有级别,而系统内字词之间具有逻辑关系。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我们就可以做到“举一反三”学中文。

许慎第一个创立540个部首,《说文解字》中80%是形声字。形声字由两部分组成:声符和义符。胡安顺先生指出:形声字的声符又叫做主谐字,以主谐字作为声符的形声字又叫做被谐字,被谐字还可以作为主谐字构成新的形声字。这样,以第一个主谐字作为声根所形成的整个谐声谱系就叫做谐声系统。(《音韵学通论》,中华书局,2006,第238页)

他还指出,“从原理上讲,凡是声符相同的字,在造字时代其读音必然是相同或相近的,否则不会采用同样的声符。”(同上)按照谐声系统的原理和特点去学习汉字,汉字难学的问题将迎刃而解。

例如,以“古”字为例。在“固定”之“固”,故事之“故”,“咕咚”之“咕”,估计之“估”,沽名钓誉之“沽”,轱辘之“轱”,姑姑之“姑”中,古代之“古”是作为声根存在的。而“姑”字又可以作为声级1进入合体字如蘑菇之“菇”字中。

古字发gu音,那么,和声母g在同一个小语音系统内的k也有可能有“古”字作为声根的形声字存在。例如苦甜之“苦”,枯木之“枯”,骷髅之“骷”。

同样,声母h也可能有“古”字作声根,如胡人之“胡”,从此,被谐字“胡”又作为声符进入下一个声级,而有湖水之“湖”,葫芦之“葫”,珊瑚之“瑚”,蝴蝶之“蝴”。

再以“尚”字为例。“尚”字从八从向。向字为其声根。从“尚”字开始有一系列声母为sh;ch,zh,韵母为ang的形声字。

声母是sh的,有衣裳之“裳”,欣赏之“赏”等。

声母是ch的,有平常之“常”,尝试之“尝”,敞开之“敞”,徜徉之“徜”。“常”字还作为声级2进入到嫦娥之“嫦”等字中。

声母为zh的,有手掌之“掌”等。

与声母sh;ch,zh发音部位接近,发音方法不同的声母d;t同样可以有“尚”字作为声符的合体字,例如:

走一趟之“趟”,礼堂之“堂”,躺下之“躺”。海棠之“棠”。

当铺之“当”,乡党之“党”。而“当”字作为声级3进入合体字如:铃铛之“铛”,档案之“档”,裤裆之“裆”。

再以“次”字为例。次字读ci根据我们上面所说原理,我们可以推想到,如果是它作为声根,那么可以认为,z,s与c由于在同一小的语音系统内,就应当有以“次”为声符的合体字。如合体字:瓷器之“瓷”,资本之“资”,姿色之“姿”恣意妄为之“恣”等皆以“次”字为声符。至于义符,则给我们以联想,这样不仅可以“望文生音”而且通过义符的形象性,还拓展了我们想象的空间,记忆与理解也就比较容易了。

以上例子说明,遵循语言内在的逻辑性,按照汉语本身的特点去学习汉字,就能达到“举一反三”的学习效果,学习的兴趣油然而生,学习的乐趣变成一种内动力,学好汉语就不再成为一个问题。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