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汉语 > 经典汉语 > 诗词 > 正文

李清照《打马赋》

编辑: 录入:cl 来源:外语爱好者网 2017-01-16 18:16:12 

 李清照《打马赋》

    岁令云徂(往、逝、过也),卢或可呼(呼卢:摴蒲戏,五子皆黑曰卢),千金一掷,百万十都。

樽俎(类茶几也)具陈,已行揖让之礼;主宾既醉,不有博弈者乎?

打马爰(易、换也)兴,摴蒲(类于掷色子)遂废。实博奕之上流,乃闺房之雅戏。

齐驱骥騄(千里马),疑穆王(周天子)万里之行;间列玄黄,类杨氏五家(杨贵妃姐妹兄弟,每队不同颜色,招摇过市)之队,

珊珊佩响,方惊玉蹬之敲;落落星罗,忽见连钱之碎。

李清照打马赋 

若乃吴江枫冷,胡山叶飞;玉门关闭,沙苑草肥;临波不渡,似惜障泥。

或出入用奇,有类昆阳之战;或优游仗义,正如涿路之师;(昆阳之战中的汉光武帝刘秀那样,以弱胜强;有时又要象涿鹿之战中的黄帝那样,仗义消灭蚩尤.)

或闻望九高,脱复庾郎(不要象庚翼那样,本来胜算在握,却因一着不慎而致误,要在对方不了解自己实力之时,给他个出其不意)之失,或声明素昧,便同痴叔(晋王湛兄弟﹐宗族皆以为痴)之奇。

亦有缓缓而归,昂昂而出,鸟道惊驰,蚁封安步。(蚁封:蚂蚁用土封上穴口。)

崎岖俊坂,未遇王良(王良确是天下最高明的车夫);局促盐车(<<战国策.楚策四》:"夫骥之齿至矣,服盐车而上太行"),难逢造父(御马高手,秦赵之祖)。

且夫丘陵云远,白云在天,心存恋豆(恋栈),志在着鞭。止蹄黄叶,何异金钱?

用五十六采之间,行九十一路之内。明以赏罚,核其殿(殿后)最。

运指麾于方寸之中,决胜负于几微之外。且好胜者人之常情,小艺者士之末技。

说梅止渴,稍苏奔竞之心,画饼充饥,少谢腾骧之志。

将图实效,故临难而不回;欲报厚恩,故知机而先退。

或衔枚进,以逾关塞之间;或贾勇争先,莫悟阱堑之墬。

皆由不知止足自贻尤悔。

况为之不已,事实见于正经;用之以诚,义必合于天德。

故绕床大叫,五木皆卢;沥酒一呼,六子尽赤。

平生不负,遂成剑阁之师,

(故伐蜀的剑阁之战必克);别墅未输(谢安的棋艺本不及谢玄,因为他能处之泰然,所以他与其侄围棋赌墅,谢玄没有取胜,谢安没有输掉别墅),已破淮淝之贼(作为最高指挥官的谢安,因其临危不惧,遂获淝水大捷。)

今日岂无元子,明时不乏安石。(桓温、谢安等名臣良将的忠勇。)

又何必陶长沙博局之投,正当师袁彦道布帽之掷也。

(陶长沙(指陶侃,因其曾为长沙太守)那样,要求部下正襟危坐,把他们的博具投之于江,大可不必,而应该效法急人之难的袁彦道,他在博弈取胜后,高兴得脱帽而掷之.)

辞约:

佛狸定见卯年死。(“佛貍”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煮的小名,他曾南侵攻打刘宋。清照在赋中诅咒拓跋焘,说她一定能看到这个来犯者“卯年死”的下场。“卯年”是指魏太武帝拓跋焘大举攻宋的第二年(451 年),实际上是赋作者借以诅咒金寇死期不远。《宋书·臧质传》引童谣云:“虏马饮江水,佛貍死卯年。”)

  
贵贱纷纷尚流徙。

满眼骅骝杂騄駬,

时危安得真致此。

老矣谁能志千里?

但愿相将过淮水。


翻译:  时光流逝,曾经也在赌桌前高声唤喊“卢”。那时一掷千金,下注百万。在宴度上主宾行揖谦让;主宾喝醉了,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不行,玩玩下棋掷采的游戏也行呀!如今打马游戏开始流行,渐渐取代了樗蒱游戏。这个游戏是末枝中的高端游戏,是女子之间的高雅游戏。下棋就像昔日周穆王乘八骏去西王母处作客,那是一日千里;棋子不同颜色各自列队,就像杨氏姊妹五人的扈从一样各家各着一色衣服。佩环相击发出“珊珊”的声音,就像上马时玉蹬发出的声音;马队像天上的群星那样布列稀松,急切间看到好马更是分散。

  行马像吴江枫叶飘落,像燕山乱飞的叶子没有头绪,当如退居玉门关内,养精蓄锐以待战机。棋子受阻,满盘凄凉。在困境中采取灵活的战略战术,出奇制胜,有时要像昆阳之战中的汉光武帝刘秀那样,以弱胜强,有时又要像琢鹿之战中的黄帝那样,从容不迫靠团结大家来消灭蚩尤;品格声望再高,也不要像庚翼那样,本来胜算在握,却因一着不慎而致误,倒应像王湛那样起初被侮称为“痴叔”,声名不为人所知,而“其实美”,一且被发现,便会令人感到意外,从而对他肃然起敬。这好比下棋或实战,要在对方不了解自己实力之时,给他个出其不惫。盘上弈棋,与战地布阵一样,有时兵贵神速,“或出人用奇”,以少胜多;有时要从容镇定,以义制敌,总之要善于随机应变。“马”在无路可走时,可以慢慢地退回来,伺机再战;时机有利时,“马”应昂昂如千里之驹,勇往直前,迅速占领敌人的地盘;有时在鸟道上,也要冒险飞过;有时则要善于隐蔽,就像妈蚁用土封上穴口,或不再乘“车”而缓缓步行,以达到麻痹敌人,保存自己的目的。善弈者,与王良、造父那样的善御者一样重要,离开了他们,纵有千军万马,也如同行进在崎岖陡峭的山坡上,寸步难行。

  何况时局就像白云在天,变幻无常。要紧的是不要一心恋着禄位,要挥鞭策马,努力向前。对于“打马”这一博戏来说,也像实战一样,决定胜负的不仅仅是兵强马壮,更要有好的指挥员,而对于弈者和指挥员来说,最要紧的是赏罚分明,只有分清高下重赏重罚,才能指挥若定,稳操胜券。弈者在小小的棋盘上,能够运用自如,其争强好胜之心亦可得到一定满足。但比起恢复大业来,打马弈棋毕竟是一种小技,它就像“说梅止渴”和“画饼充饥”一样,对于“奔竞之心”和“腾驶之志”,稍有慰藉而已。为了吃掉对方一子,明知难以达到目的,也不改变“图实效”的欲望;为了报答让“子”之恩,明明看准了机会,可以将对方一军,却率先退让了。不知止足,犹不知足。

  在向敌人进击过程中,本应衔枚不语,迁回接近对方,等叠成十马,才能顺利过关,否则将适得其反;假如自恃勇气有余,一味争先恐后,役有觉悟到可能陷人对方设置的陷阱和壕沟,不知适可而止,将咎由自取。下棋要果决,就像用人不疑一样,不负天,天不负你。必能实现你的愿望。他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就像桓温取剑阁一样;敌人还没杀到你的老巢,就像淮淝之战一样被你攻破了。如今难道没有桓温一样的人,以后也不缺乏像谢安一样的人。不要像陶侃一样未战气衰,正当像袁耽一样有脱帽一掷的志气。

  总之:像拓跋焘之流侵略者不久就会败亡,贵贱的人都在逃难,满目皆是良马,时局危难怎么能分辨的出?木兰这样的好女子和勇敢的老英雄其志在千里之外的战场上,但愿能随他们渡过淮水回到家乡。

 

   附:李清照:《打马图经序》

慧则通,通则无所不达,专则精,精则无所不妙。故庖丁之解牛,郢人之运斤,师旷之听,离娄之视,大至于尧舜之仁,桀纣之恶,小至于掷豆起蝇,巾角拂棋,皆臻至理者何?妙而已。后世之人,不惟学圣人之道不到圣处;虽嬉戏之事,亦不得其依稀仿佛而遂止者多矣。夫博者,无他,争先术耳,故专者能之。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且平生多寡未尝不进者何?精而已。

自南渡来流离迁徙,尽散博具,故罕为之,然实未尝忘于胸中也。今年冬十月朔,闻淮上警报,江浙之人,自东走西,自南走北,居山林者谋入城市,居城市者谋入山林,旁午络绎,莫不失所。易安居士亦自临安泝流,舌严滩之险,抵金华,卜居陈氏第。乍释舟楫而间轩窗,意颇适然。更长烛明,奈此良夜何?于是博弈之事讲矣。

且长行、叶子、博塞、弹棋,近世无传。打揭、大小猪窝、族鬼、胡画、数仓、赌快之类,皆鄙俚不经见。藏酒、摴蒲、双蹙融,近渐废绝。选仙、加减、插关火,质鲁任命,无所施人智巧。大小象戏、奕棋,又惟可容二人。独采选、打马,特为闺房雅戏尝恨采选丛繁,劳于检阅,故能通者少,难遇勍敌;打马简要,而苦无文彩。

按打马世有二种:一种一将十马者,谓之「关西马」;一种无将二十马者,谓之「依经马」。流行既久,各有图经凡例可考;行移罚赏,互有同异。又宣合间人取二种马,蚕杂加减,大约交加侥幸,古意尽矣。所谓「宣合马」者是也。予独爱「依经马」,因取其赏罚互度,每事作数语,随事附见,使儿辈图之。不独施之博徒,十足贻诸好事,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时绍兴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易安室序。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